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此后余生,我宠你

此后余生,我宠你

朱洙 著 主角:林小溪司徒义   来源:掌阅

完结 付费 都市 言情

《此后余生,我宠你》作者是朱洙,主角是林小溪司徒义。作者用生动细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写出书中的每一个角色,令读者过目难忘,喜欢此文的朋友们赶紧来了解下吧!...

1万字 更新:2019-11-13 15:42:58

在线阅读

《此后余生,我宠你》作者是朱洙,主角是林小溪司徒义。作者用生动细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写出书中的每一个角色,令读者过目难忘,喜欢此文的朋友们赶紧来了解下吧!

免费阅读

他就是这么威胁她的。

“你敢不听我的,我就把相片印一百万份,见人就发!”

大一点,他是这么威胁她的。

“你敢不听我的,就给我等着,谁敢喜欢你,我就把相片发给谁,让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再大一点,他是这么威胁她的。

世人都说司徒义长着一副绝好的皮囊,从小就吸晴勾魄,高冷又贵气,偏偏对她林小溪,就似二哈附体。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上学后,司徒义同学和林小溪同学所念的私立学校是从幼儿园到高中,所以她很“幸运”的一直是他的同窗,“幸运”的被他威胁,成功的、艰难的、难以磨灭的折磨,长达十几年。

他在学校里都对她大呼小叫,老师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小溪颇有微词,老师会说,你怎么不审视你自己,为什么他总是欺负你,不欺负别人?

林小溪嘟嚷,我哪知道啊,买“大宝”似的,嘿,他就认准了我这张脸!

林小溪略有微词,老师就眉头一皱,再语重声长道:“林小溪啊,女孩子要自重啊!苍蝇是不盯无缝的蛋的呀!”

“老师说得对,他就像只苍蝇,总是围着我,赶都赶不走,实在是太讨厌了!”

老师神情一凛,“我可没有这样说过!”

“明明有。”

“没有!”

“就是有!”

“你给我站到外面去,罚你站到下课。”

老师将怒火泼到了林小溪的身上。

林小溪过得“溪”不聊生,司徒义总是强迫她待在身边,需要时,随叫随到。

他很讨厌别人叫他少爷,只要有人叫他少爷,他就会发火:“你才是少爷,你们一家是少爷,夜总会里的服务生才叫少爷。”

所以,大家都叫他义少,而他自己总喜欢管自己叫“小爷”。这位小爷情窦初开时,对林小溪同学的愤怒简直令人发指。

比如他喜欢踢球,强迫林小溪待在球场边给他当助理时,会说:

“毛巾和水壶都放这里了,你给小爷我看着!”

“你没看到小爷我进球了啊?你不会喊两声打气啊?”

“小爷我渴了,快把水拿来!”

她把水递给他,他将搭在一边的汗巾扯下来,丢到她脸上,大吼:“看没看到前面啊?别人的助理递水过去,马上帮对方揩汗,你是死人啊?你不会拿汗巾帮我擦啊?你手残啊?”

她抱着汗巾,被他吼叫的分贝吓眯了眼睛,讷讷地回了一句:“那个……那个不是助理,他们是情侣,也不是高中生,是借我们学校场地练习的。”

他气极了,“你僵尸啊?所以你是脑残啊!?气死我了,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气死小爷我了——!”

他气得甩手就走,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这天晚上,就在这个命运之轮终于逆转的晚上。

林妈妈问大女儿林小雪和小女儿林小溪,“妈妈想帮你们办转学,转到一般的学校去,不像私立学校这么好,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你们愿不愿意转学?”

林小雪还没有表态,林小溪死命的点头,愿意愿意。

不能再愿意了。

林小溪转走的前一天,学校举办了两校对垒的足球友谊赛。

大家都去了操场,林小溪也被人拉着往外走。

想到自己要走了,又正好遇到这场比赛,去看看,也不要紧。

可没有想到,这一看,看出了麻烦。

这一场两校对垒的足球赛在比赛之前,两校都拼命的练习。所以,在实力之下,任何一方都在即将进球的那一刻,被人力挽狂澜。

场上比分是0:0。

谁都讨不到便宜!

二十分钟后,沉睡的命运之神突然间觉醒,给林小溪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那一球从空中飞来,落地弹跳几下,由急至缓的节奏来到林小溪脚下。

裁判还没有判定这线外球归哪一方时,球场上的司徒义挥着手叫喊:

"林小溪,把球踢过来!"

在做练习的时候,司徒义就这是样对林小溪嚷嚷惯了。习惯成自然下,自然成必然下,林小溪众目睽睽下,抱起了球,凌空一脚……,从她的脚下飞出两样东西,一样是越过两人高的球,一样是她飞落的鞋子。

司徒义向前奔跑,很准确的将一样东西从空中抱进怀里。鬼使神差脚步不稳,众目睽睽下,趔趄着半跪在操场的地上,——抱住了她的鞋子。

球越过司徒义的脑袋,越过守门员,直接进入自家的球门。

哨声响起,全场木然。

最后一秒,看板上的分数翻成0:1。

全场轰笑一团。

场内的,操场边缘的,本校的,对手学校的老师们校长们笑得一塌糊涂,东倒西歪。

自知不妙的林小溪拨开人群转身就跑。

被嘲笑的司徒义一甩怀里的鞋子,几步上来,众目睽睽下,狠狠的拉住林小溪的手,把她一路拖到空荡的教室里。

身后飞灰,好似狼烟四起。光天化日下,有人“强抢”民女,一大票看客,居然只是偷偷的,看热闹似的尾随其后,袖手旁观,麻木不仁!

教室的门啪的一声被司徒义狠狠的掼上,林小溪砰然捂住胸口。

“你居然把鞋子踢过来,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我不是故意的!”

“说谎有点创意好不好!”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强词夺理?”鞋子踢飞了,是她的错,可是,抱住鞋子……,对了,鞋子呢?“我的鞋子呢?”她突然想起自己的鞋子踢飞后,看到司徒义那要把她撕成碎片的眼神,所以她才想都不想,光着脚转身就跑。

他好像听到天底下最滑稽的笑话:“你以为,我把你的鞋子像傻瓜一样抱在怀里后,再追着来还给你?”

他确实是徒手追来,这么说,她可怜的鞋子……

林小溪一抬头看到司徒义那张瞪白了眼的死鱼眼,看他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顿时感到更可怕的事情在后头。

“那么你想怎样?”她的心陡起一阵寒流,问得兢兢业业、哆哆嗦嗦。

他目光一狠:“林小溪,是谁允许你用这种语气对我讲话的?你越来越不知道分寸了?!你别逼我报复你!”

林小溪问:“你……你想怎样报复我?!”

司徒义说,他要拿林小溪“伤天害理”的相片诚然公告于天下。并复制一千万份,见人就发,人手一份,让天下的人都知道林小溪的糗事。

“好啊,你去啊!!有本事你就去——!”林小溪鼓起世界末日般的勇气,河东狮子吼般的吼了回去。

一想到明天就和这个学校,跟这个混蛋没有任何关系,便不顾一切!她豁出去了!

“你敢吼我?”

“我为什么不敢?我受够了你!”

他一怔,眼睛诧异的眯缝起来,就像遇到等离子质变,滋滋的冒出光火,强压制怒火,还是无法忍住。那些话阴冷的像从地狱里冒出来般,在她的耳边如毒蛇绕耳般滋滋做响。

“难道你不怕我把你的相片……”

“你爱怎样就怎样!”反正是豁出去了,不如彻底一点:“你敢把它散发出去,我就到处写你的名字……”

“写我的名字?”他不懂,可是她懂。林小溪丹田提起一口气,一鼓作气的嚷了出来:

“对,到处写你的名字,灯箱,厕所,电线杆,贴上你的电话号码再在一边写征婚办证,男公关,鸭子,男妓,骚扰死你!”

他想笑,侧着脸“哈”了出来,但没有出声,但很快转回来时,表情很是滑稽。

这不应该是他平日里的表情,被别人违逆,他也不可能是这种态度。

果然,他的目光一凛,狠狠的扼住林小溪的手腕,力道大得,快要把它捏碎掉。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跟谁讲话?”他瞪大了眼睛,有些咬牙切齿。

“知道!!”林小溪忍痛不已,却还是不肯屈服!仰首挺胸,力气不如他,气势上绝不可以输给他,一字一句的告诉他,一只属螃蟹的变态!

“螃蟹??变态?”

他钳住她手的样子确实如此。

她只顾嘴巴快活,却忘记了激怒他后的后果。

他果然又加大了手劲,林小溪顿时感到指尖那一端因缺氧而肿胀,甚至因为血液无法畅通循环,而已变得乌紫的手。

狠命的抖动着被他压制住的手腕,尖叫着:

“放开,放开……,手快要断了。”

门外,教导主任领着几个学生会的学生飞奔过来,边跑,那主任边说:“快点快点,快去阻止司徒祖宗,万一他把人家拍死了,这不是让对手学校的人笑话吗?”

他们来到教室门口,门紧闭着,他们便不顾一切的敲门:“司徒义啊,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是啊是啊,林小溪都要转走了,你就别跟她计较了。”

司徒义愕然。

林小溪却感觉他的手松了,就将手从他的手里抽了下来,猛然抬头,发现他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

“你……要走了?”他的声音莫名的嘶哑。

明天就不属于这所学校,就不用见到他的脸,不用屈服他的淫威,一想到这里,林小溪所有的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砍萝卜似的,将手里的书包狠狠的、毫不留情的砸了下去。

“是啊,混蛋!我再也不用见到你了,我真真受够了你!你就是一个暴力狂,死变态,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一包包砸下去,措手不及的司徒义马上晕头转向,倒在地上还一把拉住了林小溪的裙子。林小溪尖叫着连环踹,司徒义吃痛不已,狼狈的捂住胸口,放开了抓住她的手。她奔了出来。身后的门随后被人拉开。

那个魔鬼就要追出来了。

千钧一发的险要关头,守在门口的同学们第一次万众一心的拦住了司徒义。

从来没有想过一拥而上是这等架式,林小溪木若呆鸡,傻住了。

“小溪,快跑,快跑啊!”

不跑就要打起来了,对方学校的人就要看笑话了,这有关学校的声誉,打死都要拦住司徒义啊啊~

呆若木鸡的林小溪终于有了反应,拨起脚来,调头就跑。

被主任还有学生会的同学拦住的司徒义被人墙隔住,再大的力气也无法推开万众一心的群众人员,眼见林小溪赤着一只脚越跑越远,他还是无力挣脱人墙,气极败坏的大声叫嚷着:林小溪,你回来,你给我回来!

司徒义终于爆发了他无望,怒吼如狮,喊声惊天动地,连枝边的树叶都在颤抖!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