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古风→ 奸妃多妖娆

奸妃多妖娆

歌安 著 主角:慕灵汐祁贞   来源:粉色书城

连载中 付费 古风 言情

《奸妃多妖娆》作者歌安,主角慕灵汐祁贞,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1万字 更新:2019-11-16 10:38:52

在线阅读

《奸妃多妖娆》作者歌安,主角慕灵汐祁贞,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免费阅读

“老奴知错了!自从王妃和小少爷去后,老奴就没睡过一天安稳觉!”郑嬷嬷满脸泪痕,不住磕头:“求大小姐放过宝儿,老奴这就同大小姐进府去把姚姨娘的所作所为同王爷说明白!然后自行了断谢罪!”

慕灵汐好一会儿才压抑住满腔的怒火,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这件事已经过去半年有余,即便有郑嬷嬷这个人证,也无法对姚卿卿一击致命,没准儿她还会反咬一口,诬陷自己威胁了郑嬷嬷做伪证,到时候就说不清了。

而且,慕王爷到底对此事知情与否,也很难说。

“不必了。”慕灵汐起身,神色已经彻底恢复了淡漠冰冷。

她大张旗鼓的让流光去打探郑嬷嬷的住处,为的就是让姚卿卿知道。

以姚卿卿的性格,必然不会留着郑嬷嬷,所以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流光,带宝儿过来。”

门“吱嘎”一声被推开,流光一手牵着毫发无损的宝儿,一手拿着一个袋子,里面是几条没毒的蛇。

郑嬷嬷赶紧扑过去抱住自己的小孙子,上上下下的检查着。

“放心,我还不会对一个小孩子下手。”慕灵汐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对祖孙,“不过嬷嬷,善恶终有报,我今天放过你,你不见得会活过明天。”

说完,也不管郑嬷嬷懂没懂自己的意思,带着流光就离开了。

“小姐,就这么放过郑嬷嬷了?”回去的马车上,流光义愤填膺,“夫人待她那样好,她居然如此狠的下心肠!”

“我不动她,自然有人替我们解决她。”慕灵汐眼神危险地眯了眯,“至于姚卿卿,蛇打七寸,我现在还奈何不了她,我们且走着瞧。”

流光又看了看慕灵汐,眼神复杂,几次欲言又止,但最终也没说什么。

慕灵汐自然把她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此刻天已经暗了,折腾了一天,慕灵汐也确实疲乏。这种攻心计可比一天六台手术累多了,她很怀疑古人是否也有过早脱发的风险。

马车驶了没一会儿,突然停下了。

“怎么回事?”流光皱了皱眉,起身撩开帘子,当即发出一声尖叫。

“小……小姐!死人了!”

她话音刚落,几个蒙着面的男人就窜了出来,为首的男人面上有一道贯穿右眼的可怖刀疤,手持一把长刀,上面还粘着车夫的血。

慕灵汐算到姚卿卿不会放过郑嬷嬷,却忘记了她也许会先解决掉自己。

“小娘们长的还不错,这么死了有点可惜。”刀疤脸嘿嘿笑了两声,“不如兄弟们先快活快活!”

“小……小姐……”流光被吓得面色惨白,但依旧挡在慕灵汐面前,“你……你快跑,我和他们拼……拼了!”

慕灵汐也未曾见过这阵势,而且这条小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个时间也鲜少会有人经过。

“你们若是劫财,我可以留在这里,让我的婢女回府取来,四千两银票可行?”慕灵汐虽然猜到这人多半是姚卿卿派来的,但眼下除了拖延时间也没别的办法。

“你当我们兄弟傻子吗?放她回去通风报信?”刀疤脸粗声粗气道,“况且咱们兄弟也不劫财,是取命!当然,取命之前也要快活快活!”

他说着,就要上前拉慕灵汐。

就在此刻,他身后却传来几声闷响,手下的兄弟没来得及发出一声,纷纷倒在了血泊中。

刀疤脸在回头的一瞬间,一柄长剑抹了他的脖子,动作干净利落。

来人一身黑衣,同样蒙着面,但一看就是专业的刺客。

流光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慕灵汐猛地一推,堪堪避过了男人刺来的一剑。

这可不是来救他们的善人,一看就也是来要命的!

慕灵汐都无需细想,就断定这刺客一定是祁贞派来的。

自己不就是为了活命戏耍他一下吗?而且他目前也只是对自己怀疑,就痛下杀手,可见王子有时候也不一定是王子,还有可能是个王八羔子!

刺客一剑刺空,索性舍了长剑,掏出一把匕首,眼神冰冷地朝慕灵汐刺了过去。

虽然死过一次,但不代表她就有经验啊!

慕灵汐此刻在马车里毫无还手之力,都做好再死一次的准备了,突然一股热流喷洒在她脸上,伴随着浓重的血腥味。

她猛地睁开眼睛,刺客已经双目圆睁倒在了马车上。

流光失声尖叫,还不忘将自己染血的裙摆从尸体身下拽出来。

这次来人同样一袭黑衣,但不蒙面了,而是带着一个黑色面具。

慕灵汐感觉再来两次她真的要有经验了,这也太惊险太刺激了,完全就是死亡过山车!

这又是谁派来的?自己才来一天,仇家就排队了?

“得罪了,慕小姐。”来人说完,抬手将马车上的尸体丢了出去,放下帘子,驾车疾驰而去。

马车内,流光瑟瑟发抖,六神无主地抓着慕灵汐的衣袖,哽咽道:“他要带我们去哪啊!我们怎么办啊!”

慕灵汐面无表情地坐着,倒不是她多淡定,而是还没从刚才的变故中缓过来。

好几个大活人相继死在自己面前,震惊程度和医院里看没下来手术台的病人可是不一样的。

“放心,我们大概死不了了。”好一会儿,慕灵汐才安抚地拍了拍流光的手背。

这人要杀她们,没必要走出这么远,难不成会好心给她们选一块坟地?

“真……真的吗?”流光直面两次死亡,整个人还沉浸在巨大的恐慌中,也顾不得怀疑眼前的慕灵汐是不是曾经的慕灵汐,只想找个主心骨。

“真的。”慕灵汐转头对流光笑了一下,但她忘了自己此刻一脸的血,这一咧嘴非但没有起到安抚的作用,反而让流光再次受到了惊吓。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马车停下,黑衣人撩开帘子,下一秒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他是鬼吗!”流光的小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惊恐地睁大眼睛。

“是人,应该是轻功特别好。”知道死不了,慕灵汐就不害怕了,她起身下了马车。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但今晚的月亮特别大。

马车停在一户普通人家的门前,慕灵汐走过去刚要扣门,门就被从里面推开了。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