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你的温柔甜如蜜

你的温柔甜如蜜

南豆毛毛 著 主角:文芷陆立风   来源:小说520

完结 付费 都市 霸道总裁 言情

《你的温柔甜如蜜》作者是南豆毛毛,主角是文芷陆立风。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两人之间的情感纠缠,作者词藻丰富,情感叙述动人,剧情跌宕起伏,是一部不容错过的优质小说!...

81万字 更新:2019-11-26 10:03:42

在线阅读

《你的温柔甜如蜜》作者是南豆毛毛,主角是文芷陆立风。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两人之间的情感纠缠,作者词藻丰富,情感叙述动人,剧情跌宕起伏,是一部不容错过的优质小说!

免费阅读

如果不是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一定看不出来他旁边的纹身男人正在勾他的嘴巴。

对,就是侧着身子将手伸进他的嘴里。

那动作做的很隐晦,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而其他几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对角落的位置造成了遮挡。

我则鬼使神差般的透过缝隙看到纹身男人的手指正在用力的抠管浩的舌底肉。

眉头狠狠的打了结我的指尖都刺进肉里。

这样残忍的方式我曾经在一本小说里看到过。

是恶毒婆婆对待自己儿媳妇的戏码。

因为舌底肉抠下来的疼痛不亚于十指连心,口腔里湿漉的伤口很难愈合不说,舌底的伤痕也很难被发现。

我曾觉得这一定是一种还未被挖掘的酷刑。

很残忍。

可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这种酷刑会用在管浩的身上。

而偏偏我咬了下唇没有多哼一声。

我只是盯着陆立风那英俊无暇的侧脸,心跳加速。

陆立风仍然若无其事的在跟局长聊天,可眼神却全数都落在我的身上,跟我的眼神对接,他似乎始终都不避讳的在向我传递着什么。

那一刻,我从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果决和狠辣。

临出门的时候,我压抑而又小声道,“是你做的么?”

陆立风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同样是纯白色的烟盒,“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是我从生下来就会的基本生存之道。”

他说,“文芷,你以为一个人能在这个社会上立住不被施舍不被欺辱凭靠的是什么?”

我心里被掀起了惊涛骇浪的震动。

他就眸子里闪着幽光对我道,“心狠手辣毫无底线纵然换不得好下场,自怨自艾畏首畏尾却也不见得就有什么美好结局,人活一世,要挥得起利器又敛得住锋芒,从来都是门学问。”

那一刻,风吹起,划过陆立风的发梢,他刚毅的发丝就在风中岿然不动如同他整个人那屹立不倒的气场。

我望着他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画出一个好看弧度迷蒙又妖娆,心里升腾起阵阵热度来。

我很清楚这种感觉,叫做欣赏。

而这种近乎崇拜的欣赏,却是我近三十年从未有过的。

哪怕对曾经的管浩,也不曾有。

回到海滨别墅,不可自抑的,走到床头柜边,拉开抽屉,小心的从里面抽出那本红色的结婚证来。

这不是我第一次拿到这东西,可这一次,我却的确从未认真仔细的看过。

还记得那天跟陆立风去领证的时候,他特意拿了两件白色的衬衣。

我并未在意,可现今看来,拍出来的结婚照倒是真的要干净利索许多。

摄影师拍照的时候,我还很局促,要歪不歪的脑袋很是尴尬,嘴角也笑的并不自然。

有好几次,摄像师都忍不住要吐槽我们究竟是来结婚的还是离婚的,陆立风就爆发了一把搂住我的肩头,将我的脑袋生生压在他的肩膀上。

然后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松了手,摄像师也就此按下了快门。

照片中,我惊讶的余温还没有彻底消散,眼神中透着一点点呆萌伴随着恬静和放下,那样明明很别扭的表情却好像都被身旁那个男人身上的镇定全部包覆。

食指缓慢的摸索两下,居然毫无违和感。

深吸一口气我将其重新塞回到床头柜的抽屉里,纤长的手指忙乱的插进了发丝。

陆立风就在此刻从隔间探出半个身子来,“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太心虚回答的反而相当快。

陆立风只是轻轻瞥了一眼床头柜便没再提出任何疑惑,扭了下头,他用食指挠了眼角一下,“嗯,子钦,找你。”

“我?”用手指戳戳自己的鼻尖,我从床 -上翻腾下来朝陆子钦的隔间走去。

小家伙现在的伤口已经渐渐愈合了,没有先前那么痛,却离下床还远的很。

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躺在床-上休息,他无聊的很,常常就是让陆立风给他讲绘本来解闷儿。

我原以为陆立风不会是个很有耐心的爸爸,却想不到他似乎每一次都不会不耐烦。

相反,他有足够的心性陪同陆子钦度过每一分钟,大多都是小家伙看累了直接呼呼睡过去折了他的面子。

可是今天陆子钦看到我进门,就一定要嚷嚷着让我给他讲绘本。

“文老师,今天你来讲嘛,你来嘛。”

宠溺的揉揉他的脑袋,没办法只能搬来一把凳子,“好,今天文老师给你讲。”

陆子钦却像是要跟我作对似的,揪住我的衣袖就不依了,“文老师你到床-上来,躺着,喏,这儿!”他用肉乎乎的小手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身体右侧。

原本躺在他身体左侧的陆立风就长身而立,准备下床离开。

小家伙反应迅捷的一把抓住陆立风的衣袖,“爸爸你去哪儿?”

陆立风疑惑的回头,“不是让文老师给你讲绘本么?”

“可是爸爸也要躺在这儿!”陆子钦撅着小嘴很霸道的说,“文老师讲绘本,爸爸也要一起陪着!喏!”他又用肉乎乎的小手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身体左侧的位置,示意陆立风重新躺下。

我看到陆立风的嘴角挂着无奈更透着不易察觉的宠溺,所以他最后还是妥协了。

彼时,我已经小心翼翼的躺在了陆子钦的身体右侧。

将绘本摆在我同陆子钦的中间,我开始声情并茂的给他讲述绘本里的故事。

这在幼儿园里是我极擅长的东西,所以一个田螺姑娘的故事很快就讲完了。

陆子钦眨巴着眼睛听的特别仔细,“文老师,那个田螺姑娘,一定很爱很爱那个农民对不对?”

我惊异于陆子钦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故事里我讲的,分明是农民很喜欢那个田螺姑娘然后结婚了才对。

可陆子钦却一本正经的掰着指头同我说,“如果田螺姑娘不爱农民的话,她怎么会每天早起给他做饭吃呢?多辛苦呀!”

我一时语塞,竟找不出任何话来辩驳。

后来又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他才眯着眼睛睡着了。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