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古风→ 凰女难求

凰女难求

琛琛 著 主角:夙蕴娆墨陵承  

连载中 免费 古风 言情

《凰女难求》作者是琛琛,主角是夙蕴娆墨陵承。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两人之间的情感纠缠,作者词藻丰富,情感叙述动人,剧情跌宕起伏,是一部不容错过的优质小说!...

55万字 更新:2019-11-26 11:11:03

在线阅读

《凰女难求》作者是琛琛,主角是夙蕴娆墨陵承。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两人之间的情感纠缠,作者词藻丰富,情感叙述动人,剧情跌宕起伏,是一部不容错过的优质小说!

免费阅读

夙蕴娆一把抓住白面书生,这书生看起来瘦弱可夙蕴娆的手中捏住的却是满满囊囊的肌肉。

常年在军中之中果然不可小觑!

中营此时尽是人,早有小将领了人进去检查中营粮草。粮草大半仍存,夙蕴娆暗道果然对方念着的是声东击西的计谋。

白面书生脸色黑下来,不待见夙蕴娆地转过身去:“今日不抓着他们,后患无穷!”

“将军放心,蕴娆自然有后计。”她坏笑了一下,“方才放出去的那白粉名为百香,凡是兽类闻之皆会厌恶,避之不及。他们身上沾染了百香,今夜只怕没马肯载他们。”

辽国地广人稀,又是在这种偏远之处。他们便是驻扎也要在数百里之外,夙蕴娆用手捶打了酸痛的腰:“将军明日天一亮再派人去寻不迟。”

辽国是他们的地盘,大晚上将人派出去可不是羊入虎口么,夙蕴娆垂下眼睑。

外面安静下来,脚步声逐渐越来越近。

夙蕴娆抬头看向来人,百里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他萧是将夙蕴娆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才松了口气问着:“如何?”

夙蕴娆一一回复,等说完天边已然有半轮太阳了。

“快去休息吧,时候也不早了。”百里策拍了拍夙蕴娆,而后快速离去,行走间带起脚下尘土飞扬。

营帐之中简单铺了一层,夙蕴娆就着一夜。翌日整个背部传来轻微的酸痛感,等掀开帘子才见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

周围的人都是快步行走,脸上带着惊喜的神情。

夙蕴娆好笑,等走至大帐才明白了众人喜从何处。昨日还平坦的大帐外被搭建起了简陋的高台,墨陵承端坐在后方。台上的小伙子眼熟,似乎是墨陵承的亲信。

她混入下方士兵中,除却今日负责巡逻守卫的,其余人全在此处。

“小兄弟,这又是在干什么?”夙蕴娆拉住人问着。

她昨日同墨陵承才到。此时军中无人认识,最多也不过是以为她是哪位将领的家眷。

“四皇子在比武改制呢。”小士兵一脸稚嫩,似乎是个新兵蛋子。旁边的老人一手打下来,脸色冷酷训斥道:“军中无皇子贵人,只有将军和士兵,可记牢了。”

说完,老兵又对着夙蕴娆说清了来龙去脉。

昨日辽国偷袭,军中弊端显现。这一大早,四皇子就将人聚在了一起谈军中改制,可其他几位将军却是不肯了。

“为何不肯?既然是将军,想来也应该是明白改制的道理所在的。”夙蕴娆淡淡一笑,台上墨陵承却是已经看见了她。

他抬高下颌示意夙蕴娆上台,旁边的老兵赶在她离开前说了清楚:“墨将军想要将酒有的划分大乱,这可算是彻底将其他将军的势力给吞食、分割掉了。”

简陋的比武台上,几位将军分别抽人。代表墨陵承的亲信已然赢了一局,黑盔大将急得要自己上场。

“等等。”白面书生一把拦下人,自己上前一步:“四皇子,您今日说若是我们赢了,这改制也就不存在了。可当真?”

“当真。”

白面书生双手拱在身前行礼又问:“那四皇子所说从您麾下任选一人比试,可也当真?”

墨陵承微微眯眼,还是应道:“当真。”

“那……”白面书生突然立直了身体对着夙蕴娆一指,脸上的笑容略显奸诈:“我要和这位姑娘,比试,昨日夙姑娘同四皇子一同到达,应算是皇子麾下的人吧?”

“你!”百里策瞪大了眼睛,夙蕴娆将人拦住。方才被点名的惊讶已经被吞进了肚子里,她大大方方上台对着墨陵承点了点头。

哪怕墨陵承眼中充满了不赞同,她用口型说道:“没事。”

她身为女子,就算对方赢了也会落个胜之不武的名头。何况,夙蕴娆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那弧度越来越大。谁说她不想输呢?

这批老将心思固执,唯一一个可变通之人便是身前这位白面书生,能够将黑盔老将陆屠南劝住也非等闲人士。

“夙姑娘请,白信让姑娘三招。”

白面书生从一旁的架子上抽出软剑,夙蕴娆从左至右看了遍武器却是没有趁手的。

她退后来直接动手,墨发在空中飞舞,双手动作直劈白信天灵。白信一退再退,至三招过后才手一斜,软剑在空中拉成旋将夙蕴娆隔开。

“好一招天女散花。”百里策抿紧了嘴,这书生看着手无缚鸡之力,他还真当是位儒将!

夙蕴娆不得已退后,可腿迅速上踢将剑尖稳住,意图来一个空手夺白刃。

几乎无人看清白信动作,他步法微妙上前将夙蕴娆辖制住。上一刻,夙蕴娆还在上风,下一刻,她便已经落败。

“白将军果然厉害。”夙蕴娆抱手低头,转而默默退到了墨陵承身后。墨陵承眼中的担忧才逐渐退下,眼睛中升起一丝丝暖意:“没事就好。”

可无人注意到台中的白面书生眼睛中难以捕捉的错愕,他快速下台。

第三局……定胜负!

“第三局开始。”百里策双手背在身后,墨陵承亲自出战。

对面迟迟未有人站出,连一向蛮横霸道的黑盔老将陆屠南也没有出声应战而是一甩下袍半膝跪在了墨陵承面前。

“我等愿听墨将之令改制。”他黑粗的脸很是有些不好意思,浮现出一抹薄红来。黑中透红,红中透黑。

“怎么突然一下就变了?”

“第三局可是四皇子亲自上,难不成你要和四皇子比不成?”

台下吵吵嚷嚷,声音虽压得低可台上盆也听的一清二楚。突然间周围寂静,台下都闭口不谈,像约定好的一样突然安静下来。

黑盔老将退后一步让出路来,身后几位将军中正好少那位白面书生。比武台边缘处,白信几乎同阴影融为一体。

众人注意到时,白信已经走了出来。他一双眼睛红通通的,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可脸却臭极了,满布寒霜。

“四皇子已经赢了,方才第二局夙姑娘已将暗器比在了某人的大腿之上,分明为平局却意愿称输。如此魄力,反而是我等军中老将不及。”他看了看夙蕴娆低下头跪地,“我等愿听墨将军号令改制!”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