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耽美→ 重生八次后

重生八次后

飞奔的橘子 著 主角:于灯   来源:晋江文学网

连载中 付费 都市 言情

《重生八次后》作者飞奔的橘子,主角于灯,小说主要是讲的主角之间虐心的感情纠葛,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十分饱满,是一本很好看的原创小说。...

46万字 更新:2019-11-26 15:07:08

在线阅读

《重生八次后》作者飞奔的橘子,主角于灯,小说主要是讲的主角之间虐心的感情纠葛,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十分饱满,是一本很好看的原创小说。

免费阅读

有点烫,这是于灯的第一个念头,其次是……卧槽,这小球怎么还转不停了呢?

于灯一手摸着兜,一手在自己面前晃。

摸兜的手摸到了个不知何时烧出的洞,刚好贴着肌肤,散发出若隐若现的烤肉气息——当然也有可能是于灯过于怀念大鱼大肉产生的错觉;而在眼前晃悠的手,晃出了残影,都没能阻止那颗绿色小球继续在他面前旋转。

于灯认真思考着兜里的洞和眼前的小球到底有什么联系,除去都出现的十分突兀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共同点。

被他忽视了许久的超凡者显然没有耐心等他想清楚。

他将于灯此番近乎装疯卖傻的举动当成了面对绝境的垂死挣扎——毕竟他一眼就能看出于灯这稀稀疏疏的队伍里,没有一个超凡者的事实。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啊!

对方当场狂笑,笑纳了这份天下掉下的馅饼,并决定速战速决。

由此可见,他并不是一个标准的反派。

风忽而变大了,灰尘裹挟着沙砾一并朝于灯身上席卷而来。

刘天有些着急,他看了眼还在愣神的于灯,出于彼此的身份差距,他没敢把于灯是不是吓傻了的念头说出口,当然他的表情已经充分暴露了他的所思所想。

但至少他没有后退,而是微微侧身,拦在了于灯身前,语速飞快的提醒于灯道:“大人,你先走!属下……”

“凡人和超凡者的差距,岂是你一条命就能掩盖的?”超凡者冷笑一声,断然道:“疾风暴雨,来罢!”

这个行为听起来有点羞耻,但确实是这个小世界的超凡者发大招前的必要程序——当然他们将此命名为跟天地沟通,不过于灯对此表示沉默。

风越来越大,虽然不至于到达疾风暴雨的程度,但也算得上是一场集中在于灯周围的,暴风雨了。

雨水像是石子般硬邦邦的砸在于灯身上,风越来越厉,带上了足以伤人的凌厉。

大招正在缓缓蓄势中……

没错,不知道其他玩家面对的超凡者是怎么样的,但于灯所处的这个时间线,大部分超凡者都是先行者,他们摸索着超凡的道路,摸索前行。

运气好时,会迸发出繁多的新思潮,当然最后这些不是泯于众人,就是因为过于超前,而被轻易忽视,所以大招需要蓄势看起来十分可笑的行为,已然是这个初步探索超凡体系的世界,做出的最大努力了。

不过到了最后,绝大部分超凡者还是要面对死于乱世的结局。

毕竟超凡者哪怕再超凡,仍无法超脱整个世界,就如同出现在于灯面前的超凡者一般,他们大多会因为种种原因,被动或者主动的参与到国家之间的阴谋中——然后狡兔死,走狗烹。

于灯察觉到绿色小球似乎正在距离他越来越近。

这好像不是错觉……

于灯定睛看去,绿色小球索性不再慢悠悠靠近了,一个俯冲,直接消失在于灯的视野里……不不不,或许应该说,彻底融入了于灯的眼睛里。

我的金手指终于到账了?

于灯想的很美,但现实似乎并不够美好,身上传来疼痛,暴风雨将他从飘忽的思绪中拽回到了现实。

大招蓄势再慢,也是会完成的。

于灯这一愣神,就错过了反击——当然他也无法反击——以及投降的机会。

沉甸甸的雨水才砸了几下,就砸出了点点血印,暴风将他裹挟在中心,旋转的风刃好似利刃般,瞬息间,将人模狗样的于灯变成了穿着犀利的乞丐。

血渍顺着破开的衣服缝隙往外流淌,哗啦啦的,好似不要钱。

这就是超凡者,哪怕只是一个开胃菜级别的超凡者,依旧足以轻易的杀死他。

于灯脑海里冒出这个感慨,忽而生出了吟诗的冲动。

他在湍急的血流中,在浑身上下的疼痛中,在一步步逼近的死亡阴影中,浪费了珍贵的几秒钟,用来回忆。

然后他尴尬的发现,作为一个学业不精的理科生,他……一时半会想不出合适的诗来。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作为一个拥有五千年历史的国家的子民!作为一个读完了九年义务教育,甚至还毕业于某不知名大学的四有青年!他怎么能想不起一句诗呢?

在迫近的杀机前,那股急切的想要吟诗的冲动占据了智慧的高地,于灯压根想不起来自己此刻更应该做的是活命,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开始吟诗。

他殚精竭虑的思考着,他挤尽脑汁的回忆着,过往种种从于灯脑海里一闪而过,停留在面目已经模糊的中学老师身上。

他想起来了!

于灯仰天大笑,将好不容易想起来的诗念出口:“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后面……后面是啥来着?再次陷入回忆的于灯,笑容渐渐失去了温度。

他第一个字才出口,狂风暴雨将歇,第二个字落地,天地为之一静。

待前半句完全出口,方才那狂风暴雨悄无声息的散去,唯有满身血迹的于灯站立在原地,昭示着几秒之前,他仍处于绝境之中。。

对面超凡者的反应十分迅速,虽然不知道于灯为什么突然摇身一变,迈过了超凡者和凡人的横沟……其实他现在也不确定对方是否成为了超凡者,但于灯能沟通天地是毋庸置疑的。

超凡者开始飞快后退,面对半句话就平息了他的大招的存在,他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胜算。他一边往后退,离开对方的视野,一边还在疑惑,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他念了句……什么玩意?为什么他的大招就此泯灭了?甚至还……

他没想完这个念头,因为——于灯下半句话的最后一个字砸到了地面。

借着风之力飞快后退的超凡者忽而一顿,从半空中坠落,直直的在地面砸出一个坑来,发出扑通一声巨响。

于灯将遮蔽视野的血滴抹去,并没有在想那个超凡者,他还在思考,那句诗后半句是什么来着?怎么感觉就在嘴边,但就是说不出口呢?

这种挠心挠肺的感觉,让于灯有些久违的焦急。

当然旁观者可不会体会到他此刻的心情,众人还在这骤然变化的强弱对比中懵逼,而刘天已然识趣的命令手下去将那个超凡者捡回来,顺带殷勤的挤开其他凑上前的人,为于灯递上手帕。

于灯想了半天,最终决定放弃。

谁让他是一个可恶的理科生呢——这一点在之前不断重来的末日中,可没少让他庆幸。但万万没想到,曾经的庆幸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我怎么就不是个文科生呢!

于灯草草擦了擦身上的血迹,被随之而来的剧痛提醒了,他往一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凳子上一坐,目光朝刘天一扫,刘天拿着药就上前了,其配合之默契,完全看不出几分钟前对方的爱答不理。

于灯可没工夫感叹这些,他陷入了深思,他点开了系统面板,他看到了那个感叹号的提醒,他领会到了错亿的心痛。

系统通知:恭喜玩家获得消耗性辅助神器-神树的馈赠。

系统通知:恭喜玩家消耗神器,获得初级技能-吟诗作对。

系统温馨通知:恭喜*&#¥成为第31位自创高成长性技能的玩家,现已为您贴心关闭其他技能树,您将无法修炼/获取其他能力,感谢您的游玩,祝您游戏愉快。

???

于灯盯着乱码思考了几秒人生,对系统和末日系统两败俱伤后的智障早有心理准备,并淡然处之。

但你关闭其他技能树干什么?好歹让我学个过目不忘或者记忆精确搜索再关闭啊!

于灯对自己有足够的自知之明——至少在文学天赋上是足够的自知之明,因为他压根没有文学天赋……

他的目光在这短短三行系统消息里来回数遍,重新默背了下他现在唯一记得的那句诗——也有可能是他最后记得的那句诗,确保这句诗还牢牢的记在脑海里,才松了口气。

现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不知道去归树国将神树的叶子扯光,会不会被神树怒而弄死?

他思考了几秒,鉴于对方的一片叶子就是神器的情况来看,对方极有可能是这个小世界的最大boss——他打不过的那种。

刘天不知道于灯面部表情扭曲的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为于灯粗略的上好了药之后,又急忙拿出一套崭新的衣服,帮于灯披上,才低声道:“大人,那个超然者……”

他看了眼被抬回来,一动不动的超然者,喉结微动,压制着内心的恐惧道:“的尸体已经搬过来了,您是否要亲自查看?”

死了?

于灯对这句诗的威力显然缺乏足够的了解,他上前看了眼毫无血色的超凡者,他的死亡显然十分突然,因为他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惊恐,像是在意识到死亡的时候,死亡就彻底来临了。

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死亡原因……在这么简陋的条件下也无法调查出来。

于灯回忆了下那句诗,在最后三个字上停顿了几秒,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对方的死因——欲断魂,怕不是直接魂飞魄散了?

于灯开始为自己能力过大的杀伤力而担忧,虽然他很想变成超凡者,但他总觉得他跟这个小世界的超凡者似乎不太一样——显而易见的,他们用的不是同一套力量体系。

我觉得我马上就要在这个世界横着走了。

这样想的于灯一挥手,豪迈的对刘天道:“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就启程吧。”

刘天有很多问题,但是于灯方才轻描淡写的杀死超然者的余威仍在,他默默的闭上了嘴,将那一系列“大人你之前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还是你在生死关头突然觉醒了?你觉醒了什么能力?为什么要喊那么一长串不知所谓的话?为什么你大招蓄势不需要时间?你是不是偷了归树国的神药,自己用了?”的问题埋进了心底。

他相信,所有旁观了这一幕的其他人,都对于灯抱有同样的疑惑,甚至已经为他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不然怎么解释之前还是凡人的于灯突然变成了超凡者呢?

这让众人忍不住对早已蒙上了一层神秘光环的归树国再度升起向往之心——如果当时偷了神药的是我……

于灯还不至于闲到去分析旁人的念头,他快马加鞭,朝着下一道丰盛的大餐疾驰而去,带着我要横着走的霸气,遭遇了一顿足以撑死他的丰盛大餐——险些翻车的那种。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