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549998

549998

藿香菇 著 主角:宁莞楚郢   来源:掌中云

完结 付费 古风 言情

《549998》作者是藿香菇,主角是宁莞楚郢。作者用生动细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写出书中的每一个角色,令读者过目难忘,喜欢此文的朋友们赶紧来了解下吧!...

36万字 更新:2019-11-27 10:14:10

在线阅读

《549998》作者是藿香菇,主角是宁莞楚郢。作者用生动细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写出书中的每一个角色,令读者过目难忘,喜欢此文的朋友们赶紧来了解下吧!

免费阅读

率先开口的是魏四郎,挠着脑袋,“二叔,你这两颗解毒丸可以给我不?”

魏二爷捻起那两粒黑丸子,怪道:“要这个做什么?”

小郎君眼珠子转了一圈儿,就知道二叔没把这丸子看上眼,忙两步上前,托起瓷壶殷勤地给他斟酒,认真道:“没事没事,就是拿着随便玩玩儿,你就给我呗。”

“这有什么好玩儿的?随便挖坨泥都能搓好几个,味道还比这个好。”魏二爷有点儿嫌弃自家侄子奇怪的爱好,不过看小子们目光都十分热切,还是伸长手递过去,说道:“呐,拿去吧,可不许往嘴里胡乱吞啊。”

魏四郎咧嘴笑得见牙不见眼,双手摊上去接。

其他兄弟也回过味儿来了,一伙儿涌了上来。

“二叔,我也想要。”

“我要我要。”

“给我,二叔偏心!”

魏二爷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懵了一下,“你们干啥,不就是两颗泥丸子吗,等着一会儿去小湖边给你们搓一百两百个,还不够你们玩儿的?争什么呀?”

小郎君们诡异地沉默了,不约而同嫌弃地撇撇嘴,“才不要,谁要玩泥巴啊。”又不是小屁孩儿了,只有魏小八才稀罕呢。

魏二爷更郁闷了。

就在这个时候,跑得比较慢的魏苏引也终于带着魏小八出现在门口,冲着屋里超嚷嚷的哥哥弟弟们重重冷哼一声。

祖母才说了兄弟姐妹之间要相互帮扶,这群没良心的,晓得好东西了,一个个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魏苏引:“二叔,别给他们!骗你呢!”

魏二爷:“什么?”

魏小八溜到他膝边,两只胖手扒在身上,说道:“父亲,白猫儿开始是这样的。” 她歪着脑袋吐出舌头两眼翻白,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很快又正经起来,轻轻喵了一声,“吃了药丸子后就变成这样了……”

魏二爷搂着小闺女一头雾水,还是在夷安长公主的询问下,那群身高参差不齐的兄弟你一言我一语道起始末,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

魏二爷一点儿也不信围在旁边的皮小子们,转头看向最稳重的魏苏引,颇有些惊讶地问道:“白猫儿真好了?”

“真好了!我给喂的解毒丸,现在都能站起来走两步,还肯吃东西了。”

魏苏引轻咬着唇,两眼含光,奕奕有神,她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可见先前确实是想差了,外曾祖姑不愧是外曾祖父的师姐,比外曾祖父可厉害多了!

三侄女儿向来不是个会说谎的,魏二爷脑子里思来想去,不禁咋舌,“有这么神?”

师老爷子眼皮子一掀,冷哼道:“都给你说了是好东西,两只眼珠子不识货,真是个二傻子。”

魏老夫人亦是点头,“可不是吗,我的傻儿子哟。”

魏二爷:“……”

夷安长公主笼在袖中的指尖微微轻颤,惯来平静的凤眸中掀起细微波澜。

她本就起了叫宁莞给魏黎成看看的念头,又经这么一遭,心思愈盛。

片刻犹豫,还是忍不住出声道:“外祖父,母亲……”

师老爷子知晓她的意思,黎成的一身病症找不到原由,久年难愈终积成沉疴宿疾,想尽了法子吃尽了药,愣是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好好的孩子被生生折磨得不成人样。

他每每见着也是叫人心如刀绞,就怕有一天白发人送黑发人。

鬓发苍白的老人长叹一声,“试试看吧……”

…………

翌日是个阴雨朦胧的天儿,早晨起来可见雾气氛氲,庭院里的那棵老梨树已经开了花,一阵清风过,层层似雪落。

用过早饭,宁莞暂时没什么事,便坐在树下青石上慢悠悠地画草图,继续规划宅院。

芸枝昨天上城西方家去买宅子,方夫人想都没想就点头应了。

鬼宅之名遍传京都,这些年莫说将宅子转卖出去,十文一月这样便宜的价钱都没人肯往里踏脚,只能搁在那儿落灰。

难得有傻子肯给钱买下来,方夫人高兴得两手一拍,当即就取出房契去官府过了明路,片刻都没耽误。

不到半天这处宅子就不姓方,改姓宁了,她现在想拆哪儿就拆哪儿,想怎么造就怎么造。

宁莞在纸上写写画画,发现这一通下来工程还真是不小,算下来得费不少银子,好在卫夫人送来的首饰还剩下挺多,倒也完完全全足够了。

这样说的话,卫三和卫夫人还真是帮了好大的忙。

宁莞微低着头,抵笔轻笑,直到工匠上门她才起身,把画好的草图递给领头的中年男人。

将近午时,宁莞照例提着药箱,慢悠悠地往将军府去。

珍珠如往常一样在偏门等着,不同的是,今日她身边还立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

魏苏引是听了自家祖母的吩咐,特意到门前来迎接她外曾祖姑。

为着看起来精神,还专门穿了前日刚做好的新裙子,白底绣樱花,娇娇俏俏的正合她年纪,再配着那明眸皓齿,任谁都得说一声好。

她盯着长长的巷道,远远望见一抹淡青色的人影,也不管旁边的珍珠,先一步迎上了前去。

宁莞记性一向好,自然认得这是魏三爷膝下名叫苏引的长女,正要开口,对方却先一步扬起微带羞涩的笑脸,俏生生唤道:“外曾祖姑。”

宁莞:“……”这个称呼,听起来……真的好别扭。

魏苏引见她没做反应,又要出声儿。

宁莞忙伸出细白的手指比在唇前,轻轻嘘了一声,微微一笑弯眸柔声道:“好姑娘,在外头要叫我宁大夫。”

清淡的药香钻入鼻息,魏苏引忙捂嘴噤声,两颊泛着浅晕点头道好,只是那双干净明亮的眼眸仍是不住地往她身上瞟。

昨日离得远,也没怎么细瞧,现下站在旁边,心下不住慨叹,她外曾祖姑真的好年轻啊。

雪肌玉肤,秋波流慧,表面上看起来根本比她大不了多少,就是不知道现今到底是个什么年岁了。

她越想越好奇,目光里便不自觉含带了几分,宁莞不经意间对上她的视线,笑问道:“怎么了?是有话要说?”

魏苏引不大好意思,但到底年纪还小好奇心盛,踮着脚凑近来,半掩着嘴悄声问道:“外曾祖父已经八十有五了,不知道外曾祖姑今年高寿呢?”

小妹妹问得好啊,正正好问到关键点儿上了。

但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若给个准确年岁,万一下次穿画再出个跟她二师弟一样的意外,到时候年龄对不上又是个问题。

故而为保险起见只能往虚处说。

宁莞半垂眼睑,长睫落下密密青影,她故作沉吟半晌,才展眼远望向无边天际,唇角衔着一丝浅淡笑意。

缓缓道:“闲云潭影,物换星移,春秋复来去,这年年岁岁的就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至于我今年到底该多少岁,就得全靠你自个儿的想象力了。

那声音轻飘如云,话里温柔惆怅,如晨时薄雾笼罩在心头,叫魏苏引不觉屏住了呼吸。

她微张着嘴,眼中是抑制不住的惊叹,久久缓不过神来。

宁莞提着药箱继续往前,走了老远都不见人跟上来。

她回眸轻咦了一声,看来小姑娘想象力非常不错,都脑补过头了。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