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古风→ 东天界太子妃

东天界太子妃

藿香菇 著 主角:宁莞楚郢   来源:掌中云

完结 付费 古风 言情

《东天界太子妃》作者是藿香菇,主角是宁莞楚郢。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36万字 更新:2019-11-27 10:21:44

在线阅读

《东天界太子妃》作者是藿香菇,主角是宁莞楚郢。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免费阅读

这个情况实在叫人茫然,不只是宁莞,堂中其他人也是一脸迷茫。

老爷子叫的什么?师姐?是在叫谁?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大夫吗?

宁莞愣了愣,柳眉微动,疑惑的目光落在面前罩着一身青衫身形消瘦的老人身上,“老年痴呆”几个字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她回神,笑着轻声道:“老人家认错人了吧。”

话音刚落,老人眼睑微微耷落,皱纹似深刻了几分失意,表情难过,失落颓败仿若秋日枝头的枯叶。

他张了张嘴,话声低落,“师姐,我是阿正啊,你不记得了吗?师父从草堆子里捡回来的阿正啊……”

阿正……二师弟?!

宁莞一怔,不禁睁大了眼,她从安和年间穿回来尚不到半月,哪里会不记得自己的二师弟,只是……怎么可能呢!

她有了反应,师老爷子忙伸出手,急切道:“你看!你看!手里的胎记,师姐你真的忘了吗?你仔细看看!”

宁莞低头一看,果然老人手心上有一个铜钱般形状的红色小块。

“师姐还说我这胎记生得好,以后定是富贵有余,金银不缺。”

“……”

她好像是这么说过来着。

宁莞蹙眉,眼角微抽,听着好像是那么回事。

胎记没错,一通年岁算下来,她二师弟如果好好活着的话,也确确实实差不多这么大了,可……无论怎么说,照常理来……他不应该会记得她才对啊!

事情超出掌控,过于出乎意料,宁莞神色一时有些变化。

但再怎么样这事也是不能认的,让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爷子叫她师姐,传出去她不成妖精了,万一被人架在火上烤该如何是好!

心思转罢,轻咳一声,旋即摆正了脸色,肃声道:“老人家,你真认错人了!您瞧瞧晚辈这年岁,都能做你曾孙女了,怎么会是你的师姐呢?”

师老爷子活了一大把年岁,年轻时又常年跟着明宗皇帝混,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他本就直直盯着宁莞,不肯放过一点儿细微的情绪变化。

人的嘴是会骗人的,但不经意的神情变换却做不得假。

记得的,他就知道,师姐不同凡人,肯定是记得他的。

师正心里这样想着,心口堵拥的涩涩之感登时如烟云般散去大半。

他固执又认真地看着她,明显不信她那说辞。

老小孩儿,老小孩儿,在往日曾为他遮风挡雨,温情包容的人面前愈发执拗。

宁莞只得放缓了声音,表情柔和着,尽量委婉道:“老人家,你一声师姐可不是谁都当得起的,这话传出去,外头人该怎么瞧我?”

师正隐约听懂了,反应过来,往后头一瞥又飞快地收回视线,“师姐,这里都是自家人,这群小兔崽子绝不敢胡乱说些什么的。”他顿了顿,“要不然……我们去一边儿悄悄说?”

不待宁莞回答,师正小心翼翼地挪近了些,就像幼时那般悄悄牵住她的广袖一角,忐忑着,眼眶发红,“师姐……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里?”

他难过不解地想了好多年,及至今日,恍惚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当年问了那一句“总觉得师姐这么些年好像都没怎么变过”,让她以为他看破了容颜不老的秘密,她才不得不离开,还顺便带走了所有人的记忆。

彼时年少,他有一个好大的愿望,总希望有一天师姐回来了,师父也想起来了。

台上灯烛明亮,他们坐在医馆里,如同过往的许多年一样,乐融融地吃着年夜饭,听着外头雪落在枝桠房顶上,轻簌簌地作响。

每一个除夕他都在门前等好久,却始终没有等到迷路的师姐回家。

这几乎成了他终身难以释怀的执念。

后来师父走了,师弟妹也在好多年前深埋黄土,魂归九泉,他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参加过一个又一个的丧礼。这个世上独独留下他,岁月寥寥,哪怕儿孙满堂,他依旧难过寂寞。

他想师父,想师姐,想师弟师妹,想老医馆门前的青青柳树,想年少的简单时光。

可回不去了,人这一生啊,只能往前,一步也退不得。

但今天,他的师姐回来了。

师正老泪纵横,说不出话来。

宁莞怔怔,翻涌而来的闷涩感堵在喉间心头叫她呼吸一滞,两眼亦不觉蒙上了一层薄雾,像咽了一口青果子,又酸又涩的。

她轻眨了眨眼,沉默半晌,终是长长叹了口气,抬起手,掌心轻落在他苍苍白发顶,如幼时孩童般轻抚了抚,温柔唤了一声,“阿正,好久不见。”

短短的一句话,却等了好几十年。

师老爷子低着头,哽咽地应了一声。

堂中诸人:“……??!!”这是个什么发展?什么意思?!

魏二爷如同石塑般僵在原地,魂儿都不知道飞哪儿去了,还是旁边的宋玉娘虚扶手提醒了一声他才回神,悚然一惊,大呼道:“快去请大夫!快去请大夫!老爷子这定是中风!”

不得了,不得了!哭得跟个孙子似的,还逮着个小姑娘叫姐姐呢!

正在抹眼睛的师老爷子差点儿没跳起来,脸色一变,骂道:“放你小兔崽子的狗屁!老子就是大夫,你去请谁?!嘴里吐不出个好字,嚷嚷着咒谁呢!”

气势汹汹的,魏二爷被吓得连连后退了,“外祖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

师老爷子瞪冷笑,“真以为我老糊涂了,精神错乱呢,老子连你三岁尿裤子,五岁还躺床上拉屎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堂中人掩嘴窃笑,当着诸多晚辈妾侍的面,魏二爷臊得一脸通红,讷讷道:“……您老人家说这些做什么!”

师老爷子没应声,扭过头冲宁莞扬起笑,声音瞬间低了八个度,白胡子都翘了翘,“师姐,这蠢材是我闺女你侄女儿的二儿子,家里头最蠢的一个,干啥啥不会,脑子里装的全是废材,就一张嘴会瞎说,不必管他。”

魏二爷:“……”我可是您亲外孙!

宁莞抽了抽嘴角。

不过师正说起闺女侄女儿的,倒是叫在场诸人想起了里头还昏着的魏老夫人。

宋姨娘是个很会来事儿的,蹙了蛾眉轻唉一声,露出些焦急慌忙来,说道:“对对对,老夫人还在里头不好呢,大夫还没来,宁大夫老太爷你们二位快进去瞧瞧吧。”

师正还不晓得这事儿,“秀芝怎么了?怎么就不好了?”

宋姨娘刚要出口解释,却叫人打断了话。

“外头到底在胡吵些什么!”

宁莞侧眸,便见一宫装丽人从里屋出来,石榴红的曳地裙摆上金丝挑绣朵朵芍药,腰间禁步环佩珊珊,髻上玉髓串珠流苏轻颤,明艳不失端庄,气势亦是夺目,正是在里头照看魏老夫人的夷安长公主。

珍珠就恭谨地站在她右手后侧,悄无声息地与宋姨娘使了个眼色。

长公主上挑的凤眸含着锐利的刀锋,在堂中一一扫过,触及师老爷子时微微一顿,这才缓下厉色,说道:“原是外祖父到了。”

师正惦记着女儿,问道:“秀芝现在怎么样?”

长公主:“母亲已经醒了,只是瞧着还不大舒服,郑嬷嬷在里头帮着顺气儿。”

“我去看看,我去看看……”师老爷子放心不下,胡乱点点头,拉着宁莞的袖子往里头走,“师姐,快!咱们快去看看你侄女儿。”

宁莞还沉浸在“这么多年了啊”“一晃眼我二师弟就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的悲伤里,听见这话,一时还真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只好尽量保持着面上一贯的浅淡笑意,深吸一口气轻轻颔首,“……好。”

这两人一走,堂中晚辈左顾右盼的窃窃私语。

“外曾祖父的师姐我们该叫什么?”

“如果是真的,你们猜她多少岁了?得九十往上了吧,高寿啊!”

“那么年轻,不像啊。”

“外曾祖父肯定是认错人了吧……”

“有可能是外曾祖父师姐的后人。”

夷安长公主听得眉头直皱,捋了捋袖子,指尖轻划过上头的暗金绣纹,看向魏二爷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刚才到底在吵什么?进去的那人是谁?我怎么好像在哪儿见过?还有外祖父叫的是……师姐?我是不是听错了?”

一连串的问话实在叫人头大,魏二爷当真觉得一言难尽,沉默半晌,讷讷道:“大嫂,咱们好像莫名其妙多了个十七岁的姑外祖母。”

“……老二,你别不是脑子摔坑里了。”

魏老二:“……”

夷安长公主摇摇头,决定不理魏老二这向来糟心的玩意儿,拘着堂中晚辈斥了几声安静噤声才回里屋去。

侍女打起帘子,拨开绯玉连珠帐,夷安长公主就看见师老爷子和那身穿月白色长裙的年轻女子并排站在床前,绣满幅璎珞的云锦帐里,郑嬷嬷小心地环着魏老夫人的肩头,将人微微扶起,正正面向着那小姑娘。

夷安长公主举步穿过珠帘门,流霞般的锦裙下将将抬起的一脚还没落地,今天刚满六十整的魏老夫人就出了声儿,因得刚刚转醒,声音是虚弱无力的,偏偏吐出口中的两个字儿落在耳中却是惊人得很。

“姑母。”

宁莞默然片刻,“……唉。”

一个真敢叫,一个真敢应。

夷安长公主表情龟裂:“……”母亲,你们清醒一点!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