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古风→ 云山此去事事休

云山此去事事休

南邻若水 著 主角:陆云休落尘   来源:落初

连载中 付费 古风 言情

《云山此去事事休》作者南邻若水,主角陆云休落尘,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22万字 更新:2019-11-27 15:01:40

在线阅读

《云山此去事事休》作者南邻若水,主角陆云休落尘,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免费阅读

“传闻毕竟只是传闻,究竟是真是假,还是……还是要亲眼去看看才是。谷主,恕崇林不再久留。”崇林说罢,冲陆绾行了一礼,随后转身快步向谷外走去。

不消片刻,崇林的身影便消失在忘忧谷中。白阅望着远处被鹅卵石铺满的道路,有些担忧的问道:“就这么让他走了,真的没关系吗?他身上受了那么多伤,万一……”

“如果这是他的选择,那就由他去吧。人各有命,我们不必强求。”陆绾细心的用衣袖遮住怀中的婴儿,继续说道:“白阅,你跟我回房间。这个孩子身上也有伤口,看上去已经有些时日了。”

陆绾说完话,转身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白阅眼睛有些闪烁,脸颊上也泛起了粉红。他垂下眼眸,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随后嘴边露出了一丝害羞的微笑。

回到房间之后,陆绾小心翼翼的将婴儿放在了床上。襁褓有些脏了,上面沾着许多灰尘,还有些许的血渍。血迹已经发黑,许是崇林的身上破了伤口,血液便沾染到了襁褓上。

陆绾仔细将襁褓打开,换了个干净的棉垫,放在了婴儿的身下。那婴儿似是到了陌生的环境,有些不熟悉,便开始哭闹起来。

陆绾见状,顿时慌了神。她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拍着婴儿的身子,眉宇间透露着一丝焦急。

白阅见那婴儿一直哭闹不肯停下,便伸手抱起婴儿。他手臂左右轻轻摇摆着,口中还低声念念有词。

不出片刻,那婴儿便停止了哭闹。陆绾看了看白阅,有些惊讶的站起身子,疑声问道:“奇怪,怎么她一到你的怀里,便这么乖巧安静了?”

“我为医者,平日里给病人看病,自然也少不了给这些幼儿看病。再者,白鹭养了那么多动物,一到下崽的时候就要我去接生。久而久之,我自然是摸透了怎么哄孩子的。”白阅抬眸看着陆绾,半开玩笑的回道。

陆绾一听,顿时做出一副愠怒的表情。她瞪了眼白阅,没好气的说道:“原来如此,你竟拿她比作白鹭养的幼崽。看等她长大,你会不会被她报复!”

虽然陆绾嘴上不饶过白阅,可还是伸手接过婴儿,一边叮嘱白阅:“你快把药箱拿来,箱子就放在衣柜上。”

“是。”白阅得了命令,转身走到陆绾的衣柜旁拿药箱。

就在白阅刚伸出手时,一股淡淡的香味便飘进白阅的鼻腔。白阅愣了愣神,定睛看向陆绾紧闭的衣柜,心里突然有些动容。

这是白阅最喜欢的香味,也是陆绾身上经常能闻到的味道。也不知从何时起,陆绾便悄悄换了香味,改用了白阅最喜欢闻的味道……

白阅想到这里,脸颊不禁又有些滚烫。他低下头,默默咽了咽唾液,急忙拿了药箱便走到陆绾身旁。

陆绾正忙于照顾婴儿,丝毫没有注意到白阅突然的沉默。她扭头看了眼白阅,急忙接过药箱,对白阅说道:“这孩子似乎发烧了,额头有些发烫。你快拿些凉水和毛巾来,给她降降温。”

“好……”白阅点点头,便马不停蹄的去打了凉水。

闻萧此时拿着一套新衣服,正面色沉重的往谷口走去。白阅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扭头看了看低着头一言不发的闻笙,含笑问道:“闻萧,你走路头都不抬,也不怕栽了跟头?”

闻萧听到白阅的问话,这才打起精神来。他站住脚步,扭头看向白阅,急忙回答:“啊?我,我只是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这才初春,怎么就阳光刺眼了?”白阅抬头看了看天空,继续说道:“许是你心里有心事,所以才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白阅只一句话就戳中了闻笙的心事,倒使得闻萧有些慌乱。他愣了愣,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摇头否认:“什么心事?我整天无所事事,哪里有什么心事可言?”

“让我猜猜……你之所以这么沉闷,是因为谷主答应接受了那个婴儿?”白阅拿着木桶,缓缓走到闻萧身旁,一双眼睛闪着明亮的光。

闻萧闻言,立即皱紧了眉头。他踟蹰了片刻,还是叹了口气,也不再遮遮掩掩:“白药师,我也实话给您说了吧,我就是觉得谷主方才的做法有些欠妥。衡耀门前不久被灭门,若不是因为衡耀门得罪了什么惹不起的人,又有谁愿意去招惹武林第一的门派?再者说来,能够将衡耀门灭门的,想必也不是等闲之辈吧……”

“闻萧,你不想给忘忧谷招惹是非,我们也同样不想。可是这个孩子……对于我和谷主来说很重要。你入谷不过一年,在此之前的事情,你不知情的还有很多。”白阅看着闻萧,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

“那您的意思是……这个孩子,和忘忧谷有关联?”闻萧猛地抬起头,一脸惊讶的看向白阅。

对于闻萧这样的反应,白阅丝毫不感到意外。众人皆知衡耀门是武林第一,也知道忘忧谷向来远离闹市。这样相距甚远的两个门派,任谁都不会相信,衡耀门其实和忘忧谷有些联系。

白阅思索了片刻,还是没有再告知闻萧更多的消息。他摇摇头,伸手拿过了闻萧手中的衣裳,含笑说道:“衡耀门弟子已经走了,这衣服也用不上了。我帮你拿给谷主,你快回去吧,闻笙一个女子在谷口不安全。”

闻萧微微皱起眉头,显然还有更多的疑问想问清楚。可是白阅已经催促起他,他也知道白阅口风紧,不会再透露半分消息。闻萧深吸一口气,点头回道:“好……弟子告退。”

白阅看着闻萧离去的背影,神色有些惆怅。他垂下眼眸,轻轻舒了口气,随后缓步向陆绾的住处走去。

没过多久,白阅便回到了房间。他将毛巾浸湿,接着递给陆绾,看着陆绾将毛巾敷在婴儿的额头上。

那婴儿许是苦恼累了,现在也已经安静了下来。陆绾轻舒一口气,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