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邵夫人今天掉马甲了吗

邵夫人今天掉马甲了吗

浠灵 著 主角:洛笙邵之越   来源:木叶

连载中 免费

第一次见面,她是个古灵精怪的小村姑,被养母欺负压榨,大学上不成,眼巴巴地求他给个工作的机会。好不容易把她劝出去继续读书,才发现她是大名鼎鼎的洛家的私生女。认定她童年坎坷,他的保护欲直线飙升。直至家道中落,他才知道,她是王炸,他才是被保护的一方。邵之越说:“难道不是你主动追的我?”...

7万字 更新:2020-07-17 15:21:00

在线阅读

第一次见面,她是个古灵精怪的小村姑,被养母欺负压榨,大学上不成,眼巴巴地求他给个工作的机会。好不容易把她劝出去继续读书,才发现她是大名鼎鼎的洛家的私生女。认定她童年坎坷,他的保护欲直线飙升。直至家道中落,他才知道,她是王炸,他才是被保护的一方。邵之越说:“难道不是你主动追的我?”

免费阅读

邵之越的身体反应早就比理智要迅速,迈着长腿三两步过去,抓住洛笙的手腕:“你的脸怎么了?”

洛笙没什么心情和他解释。

可以说是跟他有关的。

要不是他们公司搞什么收购威远山的项目,洛笙又怎么会想到主动去接触邵之越?估计也没有过后这一连串事情的发生。

洛笙要把手抽出来,挣扎了一下,没有成功挣开,她巧妙地用了些手法,手腕像鱼一样滑了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洛笙深吸一口气之后,再次抬头已经把所有的情绪隐藏了起来。

邵之越看到洛笙的笑脸,只觉得一阵强烈的钝痛直迫心脏,声音不自觉间透出几分寒意:“是你妈又打你了?”

“你知道因为谁吗?”洛笙抿着嘴,眯着眼看向邵之越抓着她的手。

邵之越眉头一挑,像被洛笙的目光烫到一般,放开手。他想到了洛笙的二伯娘。

“我想我看上那片山头了。”邵之越的声音像是淬过冰一样。

“你跟我说没用啊。”洛笙微微一笑,她承认,这笑容她是发自内心的。那么一瞬,她在邵之越身上找到了同类的感觉。

“不过……”洛笙补充了一句,“你答应我的,我去上学,你就不动威远山。”

“我还是很想知道为什么?”邵之越看到洛笙放松下来,表情也跟着一松。

“我不是说过吗?山下有矿。”

邵之越一点都没当真,他想要知道原因,来日方长。“我先去村委办点手续。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你还嫌误会不够深?”

“回去拿了录取通知书,就跟我走。”

洛笙一愣:“还好我够十八岁了,不然你可要背上诱骗未成年少女的罪名。”

邵之越不语。他也不知道他自己到底怎么了。

“我回家没事,她打过我之后,一般都会消停几天。”洛笙始终相信,陈艳心里,是对她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之情。

可如果她现在和邵之越在这拉拉扯扯,又被谁看到了的话,那消停期会缩到多短,她还真的不敢妄下定论。

“你这个暑假就在云亨打暑期工,凑学费。”邵之越产生一种无论如何也要带走洛笙的念头。

“哦?你不是说云亨会支助我到大学毕业吗?”洛笙有种被套路了的感觉。

“你不是说那个人是骗子吗?他说的话不作数。”邵之越淡淡一笑。

“……”洛笙觉得,她真的是遇到和她段位相当的人了。

这天洛笙当然没走得成,她也不想这样莫名其妙就跟着一个还不算认识的男人离开。

再说,冯文俊一定会担心,说不定发疯似的找她。

洛笙不想给恩人的儿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陈艳有多看重冯文俊那张毕业证,洛笙还是清楚的。

陈艳一早就出去做工了。

洛笙是被二伯一家给吵醒的。

“冯丽丽!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死丫头,给我滚出来!”二伯娘人还没到门口,就朝着洛笙的房间的窗户一声吼。

正在屋里打扫的冯文俊听到这话,马上走出去:“二伯娘,你怎么说话呢你。”

“我怎么说话?你不问问你家死丫头做了什么腌臜事情?”二伯娘领着一家子,身后跟着一帮吃瓜群众,浩浩荡荡地走进土房子。

“我怎么说话?你不问问你家死丫头做了什么腌臜事情?”二伯娘领着一家子,身后跟着一帮吃瓜群众,浩浩荡荡地走进土房子。

原来二伯想趁早上气温不高,到威远山给自家的树施施肥,哪知道被村委围了起来,不让进去。

去村委讨公道吧,村委说地已经让人给买了,至于那些树,还没长到可以卖的程度,没法折现,只能给一点赔偿。

然而所谓的赔偿,连这些年下来的人工和肥料钱都抵不上,二伯顿时傻眼了。

听二伯娘说她好像得罪了云亨的邵总,而那个邵总,对那死丫头有点意思,这就上门来找她讨钱。

冯文俊听着二伯娘絮絮叨叨的掺杂着火气的解释,连一半都没听懂。

但他听到他们说自家妹妹和外面的男人苟且啥的话,拿起扫把就要把那些人赶出去。

“文俊,你还讲不讲道理了啊?你懂不懂尊重长辈了?书都读哪里去了?”二伯不甘落后,一边被扫把扫得不断后退,一边唇枪舌剑。

洛笙过去拿走冯文俊手上的扫把往旁边一扔:“别跟那些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

一瞬间,仿佛连空气都凝结了好几秒。

“你什么意思啊你!”二伯娘跳出来指住洛笙的鼻子。

“是你自己口无遮拦得罪了人家,这转头又怪我身上来了?”洛笙屈起食指顶了顶眼镜框。

“我得罪他?不是你我能得罪他?”二伯娘不服。

“全村人都知道,威远山马上要被云亨的人收购。大家不都是兴致勃勃地等待着赔款吗?这难道又跟我有关?我是谁你们还不知道吗?人家一大总裁买个山头是为了我?别开玩笑了,我起码还有这种自知之明。”洛笙冷笑。

跟在后面的吃瓜群众都不是什么傻子,纷纷开始讨论。

冯文俊的视线落在自家妹妹身上,怎么好像这个妹妹,他有点不认识了?

“大家都是讲公道的。二伯娘你自己得罪了人,人家记仇了,你可别什么都怪到我身上来。我和那总裁不认识,那天你看到的,那我和他谈,让他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云亨工作。”

“我们去万城玩,顺便去云亨见识一下,他刚好在公司,送我们回来纯属偶然。”

洛笙最擅长自黑:“我这不连大学都没考上嘛,全村人都知道,种地我又不会,什么都不会,总不能在家里混吃等死吧。文俊还要上学的,我尽管去求求吧,人家万城大总裁,当作是可怜我给我一份工作也不是不可能。”

“哼,你这说得比唱出来的还好听。什么大总裁?他要不是看上你的美色,他会答应让你一个村姑去大城市给他打工?”二伯娘的唾沫星子到处乱喷,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