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都市→ 战尊女婿

战尊女婿

我妖吃包子 著 主角:沈北唐衣   来源:阳光书城

连载中 免费 都市

七年前,他北境求学,卷入战乱,弃文从武!七年后,他手握天令,权倾朝野,万人之上!当他返回家乡,才知道最敬爱的大哥已经遭人杀害。当年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还在苦苦的等待着他。...

130万字 更新:2020-07-18 09:22:26

在线阅读

七年前,他北境求学,卷入战乱,弃文从武!七年后,他手握天令,权倾朝野,万人之上!当他返回家乡,才知道最敬爱的大哥已经遭人杀害。当年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还在苦苦的等待着他。

免费阅读

小侄子,名为沈冬,今年十四岁。

沈北离开那年,他刚七岁!

沈明死,沈家破败,母子三人,已然分散。

张志远眼神涣散,目光呆滞。

呼吸变得沉重。

他不确定自己再不送医,还能不能活。

遥想当年,他跟随沈明左右,为天正集团工作。后来,有人找他,以天正集团为利益,给沈明布下一局。沈明死,天正集团过继到沈冬身上。

他架空沈冬,得到天正。

由此。

他张志远从原先一个卑微的上班族,一夜之间突飞猛进,坐拥天正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突然间,身价过亿,从贫穷,到暴富。

富有,让他变的自大,变的狂妄。

然这富有没有几天,谁又能料到,沈家老二居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招。

......

“救我......救我......”

此时,张志远将目光投向装修公司的几位领导。

可众人何曾见过如此场面?

别说求救,哪怕一个电话,也未曾敢打。

“不说,皮肉之苦,难免要受!”

沈北一笑。

左手旋即一拳,正中张志远肚子。这一拳,崩出张志远一口血,于妖艳的玫瑰一样,在空气中绽放。瞬间,五脏六腑,浑身痛苦。

可沈北,恰恰避开了他的要害。

而不至于让张志远,快速死亡!

“我侄子,在哪?”

同样的话,沈北问了第二遍。

张志远已经彻底瘫痪,若不是沈北抓着他的脖子,恐早已倒下。

咳出一口鲜血。

张志远眼泪纵横,恐惧到,两腿乱颤,甚至,浑身哆嗦。

“我......我利用他之后,把他送出君城,去了崇州。就在三天前。”张志远回道。

“我大嫂呢?”沈北再次问了一句。

张志远摇头。

沈家之事错综复杂,沈明的老婆蔡玉琴,则是一个非常妖艳的女人。虽已年过四十,但风韵犹在。也许,早已被人得到,带离君城。

张志远回道:“我不知道你大嫂在哪。”

沈北闻言,眉头微微挑起。“不知道?那你就要死了!”

张志远早已崩溃,眼泪滚滚而下。

后悔!

真的是在一瞬之间。他根本就不知道,今天会突然间发生这种事情。他有一万个原以为,可到头来,都被时局打乱。自从得到天正集团,他张志远的老婆孩子,也都沉浸在荣华富贵当中。

他认为所有人于他而言,都是蝼蚁。

“沈老二,不,是沈爷爷,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这就将天正集团还给你。求求你了,不要杀我,要杀,你就去杀朱阮天,你大哥的死,和他也有关系。”张志远痛苦的说道。

“朱阮天,已经先你一步,被我杀了!”

轰~~!

张志远一阵晕眩。

朱阮天死了?为何他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沈爷,求你了,不要,我,我错了......”

“求......”

咔嚓......

脖骨断裂,张志远的尸体,被沈北丢到了地上。

他的脸上,还挂着临死前的绝望。

......

沈北这时脱掉了手上沾满鲜血的白色手套。

他的双手,本是用来杀敌人的,可也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会杀自己人。

人心难测!

冷暖自知!

时下,那些装修公司的大老板全部颤抖的看着沈北,无人胆敢说话,更没有人,敢离开。

眼前的沈家老二,让他们体会到了,何为心狠手辣。

“你们还不滚?”

沈北转过头,看向众人。

这字一落,众人,旋即作鸟兽散。

沈北转过身子,看了一眼早就已经被唐衣抱在怀里的沈怡。而后迈步走去,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洗干净双手,并且洗了一把脸。

唐衣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沈北。

“唐衣,打电话通知冷扶,让他派两个人将张志远的尸体收走,头给我留下。还有,去朱家将朱阮天的头拿下,明天,我要祭奠我大哥......”

沈北冲唐衣道。

唐衣点点头,正要打电话。

沈北突然想起什么,再道:“对了,你让袁弘亲自派人前往崇州,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我的小侄子沈冬,要完好无损的带到我面前。”

“是,守护!”

唐衣应道。

......

擦好脸。

沈北看向沈怡。风有些大,漫天尘埃,夹杂着落叶。他的心至今还无法平静,大嫂与小侄子一天找不到,他就要煎熬一天。

这时。

沈北道。“沈怡,以后这个家,小叔来当。沈家的繁华,小叔再建。等找到你妈妈和弟弟,我们一家,再一起搬回老宅如何?”

沈怡看着沈北,目光呆滞。

她从身上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不凡的气度,这气度卓绝、大气,却又狂暴、寒冷。眼中的小叔,已不再是七年前的小叔。

他,完全变了。

“嗯,好!”

沈怡应道。

沈北一笑,伸手抚了抚沈怡的头发。转过头,冲唐衣道:“唐衣,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先找个酒店住下来。”

唐衣开车。

沈北和沈怡坐在后座。

这一路上,叔侄二人开怀畅聊。而沈怡的问题也有很多,比如沈北在北境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当年北境萧河战乱,很多人都以为他卷入战乱之中,客死他乡......

但只有沈明一人始终坚信,我二弟,还活着!

总有一天,他会回来。

只是,沈明未能等到这一天的到来。

沈北也一一回答沈怡的问题。

只是却对北境守护一事,暂未提及。

......

可,就在这时。

沈怡转过头,看着沈北。

“小叔,你还记得她吗?”

这话,让沈北微微一呆。

她?

时光匆匆!

光阴流逝。

她?是那个,整日里跟随在自己身边,脾气时好时坏,偶尔会有大小姐脾气的坏女孩儿?

是那个,曾经天资聪慧、精灵过人,各项成绩顶尖拔萃的天之娇女?

遥想当年,父母健在,童年时的欢乐,少年时的天真。不管走到哪里,总有一佳人相伴。她会坚强,也会脆弱,会骂他,也会安慰他。

昔日里的欢声笑语。

在这一刻仿似历历在目。

童年时期的陪伴,少年时期的告白,每一幕,都是如此的记忆犹新。

她是谁?

她是,苏家大小姐,苏挽歌!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