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他从星河来

他从星河来

谈栖 著 主角:姜鸢也尉迟   来源:追书云

连载中 免费

人间妖精女主VS温润腹黑男主三年后,她重新回到晋城,已经有了显赫的家世,如胶似漆的爱人和一对可爱的双胞胎。端着红酒游走在宴会里,她笑靥如花,一转身,却被他按在无人的柱子后。他是夜空里的昏星,是她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妄想,现在在她耳边狠声说:“你终于回来了!”她嘴唇被咬破个口子,满眼是不服输的桀骜:“尉先生,要我提醒你吗?我们早就离婚了。”——————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3万字 更新:2020-07-22 16:20:48

在线阅读

人间妖精女主VS温润腹黑男主三年后,她重新回到晋城,已经有了显赫的家世,如胶似漆的爱人和一对可爱的双胞胎。端着红酒游走在宴会里,她笑靥如花,一转身,却被他按在无人的柱子后。他是夜空里的昏星,是她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妄想,现在在她耳边狠声说:“你终于回来了!”她嘴唇被咬破个口子,满眼是不服输的桀骜:“尉先生,要我提醒你吗?我们早就离婚了。”——————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免费阅读

“唔!”不是甜的吗!怎么那么苦!

阿庭感觉受到了欺骗,嘴巴一扁,又要哭了。

鸢也又趁机喂给他一口鸡汤,美味冲淡药味,他没能反应过来,表情有点懵。

啊……这到底是苦的还是甜的呀?

阿庭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半天都没想明白。

吃了药,小孩被保姆哄着入睡,临睡前还抓着鸢也的衣服,鸢也只好等他睡熟了再掰开他的手,起身出了卧室。

尉迟站在门口,轻吐出烟雾,修长的手指间夹了一根香烟,瞥见她过来,声音温和:“还是你有办法。”

鸢也靠在门的另一边:“对付小孩不就是坑蒙拐骗?”

尉迟微微一笑,将还剩下小半根的香烟摁灭了丢进垃圾桶,鸢也看着他说:“今天过去了,明天怎么办?他找不到他妈妈还是会哭的吧?”

尉迟淡然道:“小孩子记忆短,哭三四天就好了。”

也就只能这样,现在又没办法把白清卿找回来,就算找回来,尉迟也不会让她继续照顾阿庭,他总要习惯没有妈妈的日子。

他们没有久留,看阿庭熟睡了便一起离开了西园。

然而车子开到尉公馆,还没等两人下车,尉迟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接听,那边是保姆:“少爷,阿庭突然吐了起来!”

尉迟眉心一凝:“先送医院,我马上过来。”

鸢也莫名:“怎么了?”

“阿庭吐了。”尉迟对她说,“你先休息,我去医院看看。”

又是发热又是呕吐,再加上他本身还没有康复的白血病,这个三岁的孩子,真是多灾多难。

鸢也收回要开门的手,抿唇道:“我跟你去医院吧,万一他又哭闹,我还能帮忙哄一下。”

尉迟眸色由淡转浓,深深看了她一眼,方才轻吐出一字:“好。”

司机送他们到私人医院时,阿庭刚做好检查,这小孩哭得厉害,看到鸢也,一边喊着“麻麻”一边朝她伸手要她抱,鸢也从保姆手里接过他,生疏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由于阿庭本身有白血病,用药更需谨慎,医生就按照检查结果,开了一点止吐的药让他吃了,其他的等明天张老教授来了再会诊定夺。

一番折腾,时间已是深夜十点,阿庭躺在小病床上睡着了。

私人医院特别烧钱,但同样,配备也很好,这间独立病房更是装修得像个家庭卧室,除了病床,还有一张给陪护的人睡的小床,以及沙发,茶几,洗手间。

鸢也看沙发上有点乱,收拾了一下,拎起一件衬衫抖了抖,忽然觉得有点眼熟,回头问尉迟:“这好像是你的衣服吧,怎么会在这儿?”

尉迟抬起头:“这间病房是阿庭的,先前他做手术住了三个月,我在这里陪床,那时候落下的。”

三个月?这个时间……鸢也眨了眨眼:“所以那三个月,你是住在这里?”

他夜不归宿的那三个月,是在医院陪床?

尉迟应了:“嗯。”

她还以为他是住在春阳路14号呢,鸢也勾了勾嘴角,将衬衣折起来,准备带回公馆洗干净。

尉迟同时起身:“我先送你回公馆。”

鸢也注意到他的措辞:“你今晚要留下?”

“嗯,阿庭的状况还不稳定。”

“那就让司机送我回去就可以。”何必他再跑一趟呢?

尉迟微微低下头,看进她的眼睛里,眉眼清俊:“不是怕你会吃醋吗?”

鸢也屏住呼吸,他眸子里压着趣味,分明就是故意挤兑她,她好歹也是商务部的,对付过形形色色的客户,论调情的手段,怎么会输给他?

她就微笑着回一句:“谁让他长得那么像小时候的你呢,我爱屋及乌,对他,我还是能宽容一点的。”

说完她拎包就走,尉迟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言下之意是,她喜欢他,看在阿庭长得像他的份上,也喜欢一下。

这个女人还真是……

满嘴风花雪月,没一句正经,但尉迟的脸上还是浮现了笑意,转头叮嘱:“路上小心。”

“知道了。”她的人已经出了病房,轻快的声音从走廊穿来。

又过了小半个小时,有人敲了敲病房的门,尉迟从电脑前抬起头,是送外卖的:“请问是尉先生吗?”

“是。”

“您的外卖。”外卖小哥将便利袋放下,尉迟捏起钉在便利袋外面的小票,上面有备注——给我没吃晚饭的老公哒!

还玩上瘾了?尉迟跟外卖小哥道了谢,复而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给鸢也。

收到。

鸢也点开信息,然后唏嘘地摇头,唉,这男人怎么那么无趣呢?怎么不回一句“收到了哒,老婆”。

不过她想了一下,要是他真这么回了,她可能今晚会被雷得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鸢也为了个项目跑了一趟银行,申请一笔年后复工马上就要用到的贷款。

她虽然有提前预约,不过到的时候还是被请在会客区稍等片刻,她随手拿起架子上的杂志翻看,刚好看到关于尉氏的财经报道,便津津有味地阅读。

眼角瞥见地上停下来一双黑色皮鞋,以为是来请她去见行长的工作人员,带着微笑抬起头,结果对上尉迟温淡的俊彦。

咦?鸢也合上杂志,尉迟先问:“来办事?”

“嗯,你也是?”不待她回答,她便自己回答了这个废话,“你当然是,总不可能是来旅游的。”

尉迟淡笑一下,他身后带着黎屹,因为他们说话,特意退开几步。

鸢也便不辜负他的好意,问了句私事:“你儿子怎么样?”

“还好,买了个新玩具给他,正和隔壁病房的小姑娘玩着。”

小孩子就是容易哄,鸢也想着,看到二楼走下来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望向他们的方向,脸上有一点喜色。

鸢也根本不用猜,肯定是来迎接尉总的——尉总来银行是来送钱,而她来银行是来要钱的,怎么可能是对她笑?

果不其然,男人快步而来:“尉总,李行长恭候多时了。”

尉迟颔首,带着助理跟他走了。

鸢也等他走后才反应过来,他也是来见李行长,那不是代表,她还要等他见完,李行长才能再见她?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