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池鱼缠故渊

池鱼缠故渊

清欢 著 主角:江池鱼故寒渊   来源:有书阁

完结 免费 虐心 言情

两年前她遇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没有身份的乞丐,他说他家中破产,自己四处漂泊。可谁知,时隔两年,他摇身一变成了上海城最尊贵的故少爷。两年里克死六位新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以为,这是谁的婚礼?”这是谁的婚礼?这是她江池鱼和故少爷的婚礼……故少爷,故寒渊。...

5万字 更新:2020-07-29 15:29:02

在线阅读

两年前她遇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没有身份的乞丐,他说他家中破产,自己四处漂泊。可谁知,时隔两年,他摇身一变成了上海城最尊贵的故少爷。两年里克死六位新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以为,这是谁的婚礼?”这是谁的婚礼?这是她江池鱼和故少爷的婚礼……故少爷,故寒渊。

免费阅读

江池鱼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绯红的旗袍,后面露出光洁的后背,下方的开叉几乎到了大腿根。

她不知道给自己打了多少气才愿意穿上这身衣服,可这并不代表她想穿着这身衣服看见故寒渊。更别说这个时候,他怀里还抱着别的女人。

“池鱼?”不等二人彼此先开口,故寒渊怀中的那个女子先惊异出声。“你怎么在这里?你这是……”

她说话间抬起了头,江池鱼才认出她,“谭晓晓?”

说来也巧,这个谭晓晓不是别人,正是她江池鱼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二人彼此知根知底,无话不说。

可是江家破产之后,谭晓晓便出国了,二人也因此断了来往。江池鱼不知道谭晓晓是什么时候回国的,又是什么时候认识故寒渊的。

她只知道当自己看见故寒渊和谭晓晓抱在一起的时候,她很难受,难受的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看一看那里面都是什么……

故寒渊也没有意料到自己这副样子会被江池鱼撞见,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到江池鱼身上的时候,心里突然便觉得愤怒。

她穿的是什么?来这里做什么?才成婚第二天,就忍不住出来找男人了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少爷没关好笼子!

故寒渊松开怀中的谭晓晓,把江池鱼拉进包厢里,狠狠的掐着她光滑的脖颈,“江池鱼,你怎么可以这么浪?”

江池鱼动弹不得,只得微微颔首,说到,“我来这里当酒娘。”

故寒渊忽然就笑了,“你知道酒娘是做什么的吗?我故家是有什么少了你的,让你一个少夫人,来这花香醉做酒娘?”

谭晓晓眨了眨眼,不解的问了声,“寒渊,原来池鱼就是你的第六个新婚妻子啊?”

谭晓晓这话说完,包厢里的人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酒娘,竟然就是那个在故寒渊手底下活下来的女人,故家的少夫人?

江池鱼的脸色白了几分,“因为我……很需要钱。”

江池鱼明显的感觉到故寒渊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紧了紧,她低着头,不敢去看故寒渊的脸色。

故寒渊气极无法,“你想要钱是吧?好!”

钱。

又是钱。

嫁给他是为了钱,来这里当酒娘也是为了钱。

那她到底知不知道,只要客人愿意,这些酒娘还要满足客人提供的更多需求?难道她就这么想当个人尽可夫的垃圾吗?

还是说……江池鱼她自己心里是明白的,但是为了钱,这些东西,她都可以不在乎?就像她把自己卖给故家,成为自己的妻子那样?

故寒渊松开手,把江池鱼摔在地上,随后他拿出一千大洋拍在了桌子上,问到,“只要你现在把衣服脱了,这一千大洋就归你,你愿意吗?”

江池鱼脸色苍白,她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故寒渊,“你说什么?我是你的妻子!你……”

“你还知道你是我的妻子?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和你离婚。”故寒渊毫无感情的说到。“怎么,脱个衣服而已,不愿意?连客人的要求你都办不到,那你来这里做什么酒娘?”

故寒渊的话硬生生磨灭了江池鱼心里仅存的侥幸,她原本还想着,若是故寒渊会念在旧情网开一面……

原来,他真的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就算是当众被人羞辱,他也是不在意的。

他真的……觉得她恶心。恶心到恨不得用能想到的最恶毒的法子来对她……

故寒渊,故寒渊……

谭晓晓连忙上前劝说,“池鱼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寒渊,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要不还是算了吧……”

谭晓晓还没说完就被江池鱼打断了。

江池鱼站起来,清亮的嗓音在寂静的包厢里回荡。

“故寒渊,我愿意。”

故寒渊的笑顿时疆在了脸上,他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江池鱼,一字一顿的问到,“江池鱼,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故寒渊,我愿意。”江池鱼坚定的开口,明亮的目光在昏暗的包厢里看得吓人。

话落,她抬起手飞快的解开一颗领口的扣子,露出洁白无瑕的胸脯。

“只要你给我这一千大洋,我就在这里,把衣服脱了。”

不止故寒渊怔住了,谭晓晓也被江池鱼这个干脆的做法吓到了。

包厢里的人原本只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唯恐故寒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可谁想到,从故寒渊手底下活过来的这个女人,好像也并不是特别合故寒渊的心意。

看见江池鱼的胸脯,男人们眼睛都直了。眼见江池鱼就要伸手解开第二颗扣子,故寒渊忍无可忍的吼道,“够了。”

故寒渊把一件衣服扔到江池鱼身上,遮住了即将倾泄而出的春光。

男人们一边失望,一边飞快的转移自己的视线。

“你穿上衣服,从这里出去。”故寒渊眯起眼看着江池鱼,“直接出去上车,回故家,不要留在这里。”

江池鱼抓住故寒渊丢过来的衣服,暗自松了口气,却没有听故寒渊的话马上离开。

故寒渊不解的看着她。

“故寒渊……故少爷,你刚刚说给我那一千大洋的话还作数吗?我想你不是个会出尔反尔的人……”

相反的,她只是抬眸,向故寒渊。

钱?

“拿着,滚吧。”

故寒渊如江池鱼所愿把钱丢给她,江池鱼的手被砸的生疼,却没有放开接住的钱。

故寒渊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江池鱼气死,她想要钱不会和他说吗?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让他知道,她江池鱼有多喜欢钱?

“多谢故少爷,池鱼这就离开。”

江池鱼拿着钱离开包厢,她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很令人作呕,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如果没有钱……如果她妈死了……那她要怎么活下去?

她其实什么也不想要的……她只想活着,好好的活着……

在江池鱼离开后,包厢里陷入了一片死寂,谭晓晓犹豫不决的站在一旁,生怕故寒渊气极伤了她。

直到看见故寒渊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之后,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打破沉默,“寒渊,你还好吧?我想池鱼她也不是故意的……”

故寒渊回过神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