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奈何爱情多荒唐

奈何爱情多荒唐

沈书颜 著 主角:黎可可傅尧寒   来源:微阅云

完结 免费 重生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他宠了她三年,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报复。她陷入他给的宠爱,陷得越深,他报复的伤害力便越强。黎可可不禁感叹:人称商业传奇的傅氏集团总裁,玩起感情套路戏耍小孩,也这么得心应手。她努力逃出男人编织的牢笼,数年后归来。宴会上,那男人依旧矜贵,举止优雅,赢得众女倾慕。而她心如止水,捏着酒杯轻哂:“傅总,好久不见。”...

68万字 更新:2020-07-30 17:36:24

在线阅读

他宠了她三年,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报复。她陷入他给的宠爱,陷得越深,他报复的伤害力便越强。黎可可不禁感叹:人称商业传奇的傅氏集团总裁,玩起感情套路戏耍小孩,也这么得心应手。她努力逃出男人编织的牢笼,数年后归来。宴会上,那男人依旧矜贵,举止优雅,赢得众女倾慕。而她心如止水,捏着酒杯轻哂:“傅总,好久不见。”

免费阅读

“可可,你身体弱,好好休息别再感冒了。”男人给她撑了伞,将她往伞下带了带。

黎可可点点头,“知道。”她抬头看向他,“路上回去注意安全,雨天路滑。”

被称作席嵘的男人温柔地笑了笑,将手里的伞柄放进她手中。“有事给我打电话,没事也可以找我。我现在回了京城,能随叫随到。”

黎可可接过伞,轻轻推了一下他的后背,以妹妹叮嘱哥哥那般,说道:“知道了,夜深了你赶紧回家。”

她目送席嵘进了车,朝他挥了挥手。一直看着宾利车尾消失在林荫道,黎可可才转身进了院子。

从林荫道到别墅院内,中间有一条比较窄的十字路。

黎可可记得。

去年这个时候,下了大雪,绒毛大雪。

白雪将十字路淹没,清晨起得很早,傅尧寒陪她在院子里玩雪。她跑着跑着,不小心被十字路绊了一跤。

摔在雪堆里。

男人也便故意摔了下来,将她搂进怀里,一并抱了起来。

她想,那时候的傅尧寒,是有一点喜欢她的吧?

“……”

她病了三天,昏迷了三天。发了高烧,一直到今天下午才醒。若不是席嵘前天回国,路过街边将她救了。

也许,她就冻死在京城某街角。

黎可可走过十字路,雪花在她的鞋底凝固,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咯”的窸窣声。

院子里灯光不亮,只能借着林荫道上路灯的光。

快要走到别墅门口,她才恍惚地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许是觉得不会在这里看到他,所以看到他的时候视线都有点糊。

不真切的糊。

黎可可停下脚,看了他一会儿。

直到男人开了口,喊了她一声“可可?”,她才回过神。

确认是他,黎可可握着伞柄的手蓦地收紧了。抿了抿唇,才迈开步子往他的方向走去。

走到他跟前,傅尧寒便伸手拿过她手里的伞,仍在一旁的雪地里。

男人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去哪了?天寒地冻,不在家里待着,一个劲地往外跑?”

他的手很暖,将热量传递到她手心里。但他落在她脸上的目光,却冷得可怕,比这深夜雪地的寒更要多上几分。

黎可可知道,他是为了夏如许的事。

他已经认定是她做的,就算她解释,他也不会信。

情人与未婚妻之间,他果断选择了后者。不管傅尧寒曾经或以后有多少情人,夏如许都是他唯一的妻子。

而她,只是他风花雪月中的一瞥。

黎可可弯了弯腰,放低了姿态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有些无力。

这三年来,傅尧寒很宠她,她在他面前向来是小女孩般玩闹。偶尔使使小性子,调皮地捉弄他一下。

他都会包容。

从没向现在这样,朝他低头认错。

这样一低头,黎可可也彻底清楚明白,以后的傅尧寒和黎可可,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他宠爱她,她崇拜他了。

只能变成,他高高在上,她逐渐仰望。

吴妈从别墅里出来,见那两人站在雪里不动,立马跑了过去。“小姐您回来了,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您母亲吗?”

“先生咱们先进屋吧,外边冷。姜汤我已经煮好了,喝一点去去寒。”

傅尧寒“嗯”了一声,将视线从黎可可脸上收了回来。拉着她的手,一起进了别墅。

屋里开着墙暖,四处暖和。

黎可可进门,身子上的冷气渐渐驱散。

“小姐,以后出门去哪,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您三天不在家,我可担心了。”

黎可可换鞋后,走在傅尧寒身后,吴妈身旁。她轻轻地淡笑,“我知道了吴妈。”

听到她的声音,妇人显然一愣。惊讶地下意识抓住了黎可可的手,“小姐您能开口说话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就是这两天,突然能说话了。”

母亲坠楼,她目睹现场,因受了太大刺激而后天失声。

三天前的雪夜里,无意识开口说了话。

“太好了。”吴妈惊喜。“我去厨房端姜汤,您和先生在客厅里先坐一会儿。”

黎可可点点头,“好。”

吴妈走后,黎可可跟着男人一前一后进了客厅。英式的沙发,中间靠墙摆放着四人型长款。

傅尧寒坐了下去,拿了本财经杂志开始翻阅。

黎可可停在左侧的单人贵妃椅旁,放慢放轻了动作,缓缓坐下来,生怕打扰到他。

吴妈端来两碗姜汤,分别递给黎可可和傅尧寒。“夜深了,小姐先生您们喝完姜汤早点休息。”

傅尧寒:“吴妈您去休息吧。”

吴妈恭谨地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了客厅。

偌大的别墅,一瞬间的功夫安静下来。

黎可可离他比较远,男人那股与生俱来的气场,还是令她有些胆怯。

说出去可能都没人相信,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到头来竟然会开始怕他。

换一种方式说,傅尧寒若不温柔以待一个人,他浑身上下便都是冷的,谁也接近不了。

现在,他对她便没了以往的温柔。

黎可可率先打破了这份僵持的安静,她将盛有姜汤的碗摆在茶几上,看向傅尧寒的时候,多了几分恭谨的疏离,“我有点累了,想先上楼休息。”

男人放下手里的东西,起了身。

在她有动作之前,先一步握住她的手腕,带进怀里,一起上了楼。

进了卧室,关上门的一刻,傅尧寒也随即吻了下来。

黎可可下意识偏过头,让他的吻错了位,落在她脸颊上。她另一只空闲的手本能推拒撑在他胸膛上,“你这么做,对夏小姐不公平。既然已经订婚了,喜欢夏小姐,就该好好对她。”

男人突然冷笑了一声,“那我养着你做什么?摆着好看?”

傅尧寒开了灯,日光灯瞬间将整个卧室照亮。

他低下头,捏起黎可可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令她被迫看着他。

男人细细打量了她一眼,“你似乎比你母亲好一些,至少你知道有妇之夫不能勾引。而你母亲,实属没有脸。”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