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今月小说!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离人心上

离人心上

董珂 著 主角:徐初月薛曜   来源:七猫

连载中 免费 言情

郑业成、胡意璇主演,芒果TV热播剧《离人心上》同名小说,同步更新中!】书主要讲述患有失眠症的不得宠公主与追查兄长死因的冷面将军因缘际会,展开了一段甜蜜又虐心的浪漫故事。...

44万字 更新:2020-08-01 09:13:14

在线阅读

郑业成、胡意璇主演,芒果TV热播剧《离人心上》同名小说,同步更新中!】书主要讲述患有失眠症的不得宠公主与追查兄长死因的冷面将军因缘际会,展开了一段甜蜜又虐心的浪漫故事。

免费阅读

夜半,白里起仍守在门口,焦灼不安地等待。将军今晚究竟去了何处,为何还未归府?听到有人轻叩门环,他急忙将门打开,薛曜身着夜行衣,捂着肩膀进门来,径直往书房走去。

白里起将箭头取出,熟练地止血、包扎伤口。薛曜面容不变,似感受不到疼痛一般,额上却渗出密密的一层细汗。白里起看了一眼取出的带血箭头,见上面赫然印着皇家标记,骇然道:“将军进宫了?您自西昭凯旋之后,百姓拥戴,皇上已经对薛家十分忌惮,您为何此时贸然进宫查探?”

薛曜递给他一张信笺:“日间收拾兄长遗物时,发现这封没写完的信。”

“极暑十五夜,需派重兵严加防守过溪亭……”白里起神色顿变,“那岂不就是今晚?将军是因为这个才匆匆进宫的?”

听完薛曜方才在宫中的见闻,白里起想了一会:“皇上膝下没有几位公主……您说叫初月的,应该是前大国师的遗孤,被皇上收作义女养在宫里的那位,倒是向来不得宠,只与顺王徐星辰交好。皇上怕是要彻查行刺一事,那公主若是醒转过来,能认得出将军吗?为了不留后患,要么安排人将她……”

薛曜摇头:“暂时不动她。兄长早已知道今晚会有刺客,这刺客竟然也认得兄长。如今又来刺杀她,其间有什么关系也未可知。”

徐初月……薛曜盯着信笺上熟悉的笔迹,思索着。兄长的遗物他都已经仔细查过,没有只字片语提到过这个公主,也从未听说过二人相识,之后还要寻机会探她一探才好,也不知她何时能醒过来。

他想到初月为他受下毒镖的场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竟敢挺身而出。中毒晕倒后,她躺在自己怀里,失血苍白的脸,倒真跟初升的月似的。

“贤兄薛暮之墓”。

薛曜指尖轻抚着墓碑上的刻字。这几个字是他亲手所刻,一笔一划中的千钧重量还沉沉地压在心底。彼时他在西昭征战数年终于战胜凯旋,京都百姓张灯结彩,夹道高呼薛家军的名号。皇帝在宫中为他接风洗尘,堆成山的赏赐在等着他,但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进宫之后就可以见到兄长,告诉兄长他打了胜仗,他没有让兄长和爹娘失望。

可是兄长不在宫里。皇帝高高在上地坐在龙椅上,做出一副惋惜之态:“数日前英华殿夜间失火,薛统领为了救皇家祖宗牌位,不幸葬身火海,可惜可叹。但薛统领事君极忠,也算是死得其所,将军切莫太过伤心。”

皇帝多疑,不可能放薛家兄弟俩都在军中。兄长是为了他的前程,才放弃了满腔抱负,自请入宫做了一个侍卫统领,时时刻刻呆在皇帝眼皮底下。兄长的为人和身手,他比谁都要清楚。为了救皇家祖宗牌位被烧死在英华殿?他不相信。但既然皇帝已经盖棺定论,他也只能顺从地接收,暗中查探寻找线索。

远远传来脚步声,薛曜淡淡招呼:“罗统领。”

罗戟放下手中的祭品,郑重地祭拜完,才开口道:“前两天夜里,宫内有一帮刺客在过溪亭悍然行凶。幸而当晚有人送了一封信来,说是薛统领曾交代,要守死过溪亭。兄弟们赶过去得及时,刺客们没伤着皇上,只是刺伤了一位夜间出来游荡的公主。有个刺客肩上中了一箭,可惜还是让他们逃了。皇上震怒,如今正在全力搜捕。”他看了一眼薛曜的肩膀,“将军身上的伤,可要藏好了才是。”

薛曜不惊反笑:“你就这么确定是我?”

“将军和薛统领太像了。那一夜远远看到,我就觉得是你。将军也是想知道过溪亭会出什么事,才进宫查探吧。”罗戟面上浮起追忆之色,“薛统领在世时对我有知遇之恩,他既是我的恩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将军既然觉得统领之死另有隐情,那就请查个清楚。我这条命,就是卖给你也没什么。”

薛曜伸出一只手掌:“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罗戟伸手,二人手掌坚定地击在一起。

白里起从暗处冒出来:“将军,皇上宣您觐见。”

薛曜跟着内侍高公公走进御书房,埋着头,恭顺地向皇帝行礼。

“爱卿免礼平身吧。”皇帝已经老了,眉间难掩疲态,“朕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件事想与你商议。”

“臣也有一事想向皇上禀报。”

“哦?那不如爱卿先说。”

薛曜从腰间取下兵符,低头躬身,双手呈给皇帝:“臣在边关多年征战,幸得陛下洪福齐天,指挥得当,西昭才得以平定。现在臣想辞去兵权,回家一心侍奉姑母,恳请陛下收回此物。”

“这……”皇帝踌躇道,“如今百姓都称爱卿为南桑战神,照朕的意思,爱卿理应留在军中,坐镇诸军。但既然爱卿有此想法,朕也不忍心拂了你的一番孝心……此事容后再议吧。朕今天叫你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宫中的初月公主前两日遇刺,昏迷至今,御医都看过了,却连病因都诊不出。朕不忍心她继续昏迷下去,又听闻民间有冲喜救人之法。薛将军……可愿娶了初月冲喜?”

薛曜惊讶,不由得抬起头来:“臣不过一介武夫,只怕配不上公主……”

“爱卿不必自谦,爱卿少年英雄,岂有配不上之理。莫非……爱卿想违抗皇命不成?”

皇帝深深地盯着薛曜。昨晚的刺客,他左想右想,总觉得身形与薛曜有几分相似,却苦于没有证据,不能发作。这道旨意,他倒要看看薛曜是从还是不从。

薛曜暗暗握紧了拳头。按南桑律法,皇亲不得领兵。他若真娶了公主,皇帝便可名正言顺地削了他的兵权,且不至于落个凉薄之名。这个公主,日后也是安插在他府中的一双眼睛……但这样若是能让皇帝暂时放下心来,倒不妨先顺着他的意思。况且这个初月公主他本来就打算再查一查,留在身边倒也是歪打正着。

薛曜低头恢复平静:“微臣听闻公主花容月貌,贤良淑德,若能迎娶公主,是微臣的荣幸。”

皇帝开怀笑道:“很好,很好。公主身子骨经不起拖延了,冲喜一事宜早不宜迟,不如明日就把婚事办了吧。”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