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救了赵烨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们之间以后会牵扯的那么深。  若能重来一次,我宁愿当初没有救过他。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精彩章节

“包子~热腾腾的包子~新出笼的包子~。”热闹的街道上各种叫卖声连续起伏,清晨的市集还带这点微凉的湿意,我带着敏敏一起把药材卖了,随便给家里添点粮食。清姨家本就清贫,现在又多了我和那人,虽说清姨不介意,但我为求安心还是要出一份力的。

旁边小丫头正和刚买的加肉包奋斗,我心中不免有些感慨,这小丫头怕是很久都没这么开心的啃着肉包子了,不禁叹息。

“姐,从早上起来,你都叹了多少气了,没有九次也有十次了吧。”小丫头嘴里塞着包子,两颊鼓鼓地说道。

“我都叹了这么多次了?”我都未曾注意过,这丫头说的还还真像有这么回事。

“敏敏呀,合着你这一路都只听我叹气了,是吧。”这丫头现在愈发无视身为姐姐的我,一次次地挑战我的威严,不给她一次教训她就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肉包,在她还未作出反应时踮着脚举高。

待反应过来,到嘴的肉被抢了,小丫头立马急了,直拽着我的袖子往下扯,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你为姐不尊,你都多大人了还抢小孩吃食。”

料想到了她会这么说,我继续往上掂了掂脚,小丫头见扯不动我的衣袖便试着跳了跳,最后见都无用功便也安静了下来。

“辛姐姐,你一大早上的就把我拉了出来,我都没吃饭,现在还抢我包子,难道是想饿死我不成?”

我活动了一下举着的那条胳膊,有些僵住了,心想这孩子莫不是在用苦肉计?我且先看看。

果然小丫头见我没啥反应,瞄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辛姐姐莫不是怕我把昨晚的事说出去,其实我昨晚也是吓了一跳呢,看见你湿漉漉地从那人房间里跑出来,我还以为你被那人轻薄了呢……”

轻薄吗?手里的余温……耳畔温热的气息……还有那低哑的声音……

不、不、不,不能再、再想了。我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拍了拍像刚出笼的肉包一般热气腾腾的脸。心中不禁疑惑昨晚怎么没发现这小丫头也在院子里--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该好好想想怎么把这事掩饰过去,遂我立即换上了一副毫不知情的表情,“怎么会呢,你昨晚一定是看错了,我帮他撒完草药就回房间了,哪有你说的什么从他房间里跑出来,这、这黑灯瞎火的你一定是看错了。”

小丫头盯着我早已不经意间放下来的手,,见我已是一副呆愣住的样子,随即拽着我的胳膊,跳起拿回了她心心念念的包子。

见此,我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她的关注点不在昨晚那件事情上。

买完粮食,我俩正准备回去时,发现街上有些异常,大家都赶着去前面,我和敏敏互看了一眼,也跟着他们往那儿走。只见前面的告示牌上贴上了新的告示。我凑近一看并不是朱文叔的案子。

“姐姐,这是不是件好事?他们没把那件案子贴出来是不是就说明他们可能抓错人了?”看着敏敏充满希望的眼神,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我不忍心告诉她,其实有消息比没有要好,有消息就证明朱文叔牵扯进去的只是一件普通的失窃案,可没有……看来得去一趟衙门了。

这是我第一次来石溪的县衙,想着清姨说知县张镇安是个还不错的官,我心里的紧张才消了一点。拿起鼓槌,一声声地敲着鸣冤鼓。不多时,县衙禁闭的大门便被看门的衙役打开了。

县衙里气氛肃寂,肃静两个大字明晃晃地知县板着脸端坐在县衙里,随着“砰~。”的一声惊堂木落下,紧接着两旁整齐划一的站堂衙役也跟着喊着“威武。”很有节奏地敲着手里的水火棍。我站在衙门中央,身体也跟着颤了颤,心里有那么一瞬间后悔过来。

“堂下何人?为何要带着面纱上公堂?”这知县看着不过而立之年,长相斯文,声音却如此粗犷,着实有些不搭。倒是他身旁的那位师爷,长得贼眉鼠眼的,声音也尖酸刻薄,这倒是挺搭的。

“民女辛夷,因脸上有伤,相貌粗鄙,恐吓到知县大人,遂戴着面纱。”我恭顺地回答道。

“那你击鸣冤鼓又所为何事呀?”

见他尚未强制让我摘下面纱,不禁松了一口气,“民女是石溪朱文家的远方亲戚,朱文叔已有多日未曾归家,家里婶婶和侄女都甚是担忧,婶婶又病重卧床,遂让民女来寻知县帮忙。”

说完我抬头看了看那知县,见他神色一怔,又与他那师爷对视了几刻钟,我心想果然有古怪。

“咳~你难道不知朱文偷了知县的宝贝,已经被抓起来了吗?”是那师爷的声音。

我立刻摆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震惊道,“偷了知县的宝贝?不、不会的,朱文叔一向耿直憨厚,绝不会去偷东西,更何况还是知县的珍宝,求知县为我们做主呀。”我十分委屈地说道。

“砰~。”那知县拍了一下惊堂木,呲牙厉目地呵斥道,“大胆刁民,你莫不是再说本县令诬陷了那朱文,来人呐,把她给我关进大牢,好好反省。”

我原本只是想激一激他,想要判断一下这件事是否是他们的预谋,却未曾想到这张镇安会那么明目张胆地把直接我关进大牢,若是我也进去了,还有谁能为朱文叔伸冤,可现在我又该怎么办?

“等等。”一道冷冽深沉的声音在这肃寂的衙门响起,在那衙役将我抓起之前,在我正不知该怎么办时,这道犹如天籁般熟悉的声音竟让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看着门口那光影淋漓的消瘦身影,我想该好好给他补补了,毕竟是我的第一个病人不是吗?

男人像是不认识我一般,目不斜视地直接走了进来,那要抓我的衙役在那师爷眼神的示意下,退了回去。我只恭敬地跪在那里,大概是因为我从未跪过别人,咋一跪便觉得膝盖处硌的火辣辣的。

那知县看着突然出现在这儿的男人问道,“你是何人?”

没有听见他回答,我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他举着一块玉佩,而那知县大人和那师爷看见那玉佩,惊恐地连滚带爬地从案前下来,跪在那人脚下,俯首道,“下官不知静王驾临,多有冒犯,请殿下恕罪。”

静王殿下,我竟不知他还有这层身份,但仔细一想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身份这东西更是身外之物,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哎,等等,现在他是静王殿下,那权利多大呀,他应该能救朱文叔。

就这一刻钟,我仿佛过了一个时辰,脑子里似乎想了很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我只是来这儿散散心,顺便来找我的未婚妻,张知县不必惊慌。”说着只见他冲我温柔一笑,像是在安抚我这半个时辰此起彼伏的心一般。

未婚妻,这说的不会是我吧?我一时瞪大了双眼,呆呆地看着他,自然没有错过男人眼底闪过的一丝笑意。

那知县看着我俩的眼神交流,恍然大悟道,“原来辛姑娘竟是殿下的未婚妻,下官刚才多有得罪。”这话是对着我说的。

正当我想解释时,那人走到我的身旁,直接把我打横抱起,突然失去重心,我只像个将要落水的人死死地抓着他脖子这块浮木。听他附在我耳畔用仅能我们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若是想要救朱文就好好配合。”然后我便笑着看了知县一眼,当是承认未婚妻这件事,然后乖顺地躺在伏在他的颈湾里。

此时的我们在衙门这一干人的眼里就是明晃晃的秀恩爱,在他们暧昧的眼神中那人就这么一直抱着我出了衙门。

门外停着一辆马车,旁边站着两个人,像是在等他。果然看见我们出来,其中一个白面小生便从马车里拿出一块木凳,等他走近,便掀开了车帘。而另一人像是护卫,一身黑色劲装,腕间佩戴着把剑,脸上跟他一样木头脸,没有任何表情。

抱着我进了车内,我们相顾无言,车外不时地传来赶车声,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道,“虽说你是静王,也改变不了我救了你的事实,有些话我还是得说的。”

“嗯,你说。”男人此时正闭着眼,似是在休息。

“你堂堂一个皇子这么做很是不厚道,虽说我也不计较这些,但是你说我是你未婚妻之前总要与我商量一番的吧,更何况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这万一要是露馅了怎么……”

“我叫赵烨。”

“什、什么?不是,你觉得这是我要说的重点吗?”我忍着怒气,看着他说道。

“难道不是吗?”男人无辜地反问道。

“赵烨--。”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好了,下次、下次我一定与你商量。”头上那轻轻的一下一下的触感,加上他过于温柔的语气,使怒火中烧的我立即安顺下来,事情好像脱离了我预想的轨迹。我原本不是想要好好劝导他的吗?现在却是在被他……安抚。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