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前世,她被欺骗,葬送一家性命,幸而一朝重生。这一世,她斩断情缘,不再优柔寡断,只为护自己心中所念一世安宁。可却再一次因情而芳心大乱。

精彩章节

前世这沈姨娘便是在她面前摆出这么一副看似恭顺,暗里拿捏她的做派,

才成功让她从不曾对她有什么戒心,却不想她竟敢引狼入室,害得姜府落得如此下场!

“大,大小姐……”

沈姨娘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姜柔婉眉宇阴郁的看着表情刹那间变得僵硬的沈姨娘:

“我且不说姜明远做错了什么,他确实还小,要教也是父亲教管。但是姨娘责打了我房里的丫鬟的事,我却要好好问上一问。”

沈姨娘被她身上那股有些慑人的气场吓得有些发怔,面上却仍没有服软。

“我不过是看那小丫鬟顶撞主子,才教训了她一番,毕竟明远他也是这府中的哥儿,总不能让下人骑到他头上吧?”

“顶撞主子?我倒觉得姨娘你不经我同意,便责罚了我的丫鬟,才叫顶撞主子。”

姜柔婉嘴角弯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有些不屑的扫了沈姨娘一眼:

“姨娘,你打的是我芷兰院的丫鬟,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姨娘此举是在打我的脸?难道你觉得,我自己管不来手底下的人吗?”

“我,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沈姨娘磕磕巴巴的想要辩解,却半响都没能说出话来,只得用求助似的眼光看了柳译一眼。

柳译低低咳了一声,冲着姜柔婉温雅一笑:

“大小姐,沈姨娘毕竟也是您的长辈,”

“这位先生,我姜家的家务事,轮不到外人插嘴。”

姜柔婉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冷冷的看了一眼神色尴尬的柳译:

“您既然是来教书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

跟在沈姨娘身后的一个丫鬟冷嗤一声:

“大小姐何必得理不饶人呢,难不成还要我们姨娘跟一个丫鬟道歉?”

“那倒不至于。”

姜柔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沈姨娘,而后揉了揉手腕,忽然走到刚刚出声那个丫鬟面前,抬起手就是一耳光。

一声清脆的巴掌响起,姜柔婉想到绿萝身上那层层叠叠的鞭痕,下手全然没有留情的意思,那丫鬟的脸立时肿得老高,颤抖着身子径直跪在了地上。

“姨娘房里的人有些多话,本小姐便也替姨娘管一管吧。”

那丫鬟捂着脸一脸不敢置信,全然没有想到平日里心思单纯得甚至有些好欺负的姜柔婉竟然真会出手打人。

沈姨娘眼底闪过一丝怒色,却又不好在此发作,只得恨恨的咬了咬牙冲着姜柔婉挤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

“大小姐教训的是,姨娘确实有做的不好的

地方,还望大小姐见谅。”

姜柔婉冷眼看着沈姨娘那张黑得像是猪肝一样的脸,淡漠的抚了抚掌心,

转身离开了后院,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狠毒阴淬的恶毒目光。

……

“她怎会这般对我?我与她不过是初次相识,说的话也未曾有什么不对。”

柳译紧蹙着眉头站在湖边,想到姜柔婉刚刚那副几乎是将他视若无睹的模样,不禁狠狠的捏了捏拳:

“没有马上引起她的注意,倒是我失算了。”

“柳公子莫急。”

沈姨娘眼底闪过一丝冷凝的恨意,想到今日姜柔婉所说的话,心里只觉得一股闷气憋着却发不出来。

“公子,来日方长,柳大小姐精心准备了那么久,姜柔婉那么没脑子的东西是定然要上钩的。她每到夏日晚上便会去这个小亭子里乘凉,你正好可以借机,”

黄昏时分,姜柔婉手中拿着一本画本随意翻看着,绿萝端了一盘果子走进来:

“小姐今日不去那亭子里了?”

姜柔婉微微笑了笑:

“不急,等晚些戏开场了再去。”

夏日里天晚得迟,姜柔婉略略在房中等了一等,眼看着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才走出房门环顾了一下四周,朝着亭子里走去。

前世柳译被选成教书先生时她并未在场,结果那天晚上在湖边发呆,便遇

到柳译手中拿着一本诗集等在亭中,眼神像是藏了万千星辰一般。

所行之事,所说之话,竟都是按着她的心意而来,还在她落水之时奋不顾身的跳下水相救。

她本以为那是偶遇,却没想到这段一直被她珍藏的记忆,却也是别人早已安排好的戏。

下午她回到自己院中之前,便写了一封信给沈姨娘房里一个长得颇为黑壮的粗使丫头,约她来这亭子里见面。

姜柔婉不由得笑了笑,加快了脚步。她倒是有些好奇,柳译看到那丫头会是个什么表情。

“呵,姜家大小姐倒真是让本宫觉得好生有趣。”

姜柔婉一路蹑手蹑脚的走着,丝毫没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两个男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赫然是夜慕尘与她堂兄姜凌。

姜凌神色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太敢接这个话茬。

“阿凌,你觉得你妹妹与那位柳家的公子,谁会是这出戏的赢家?”

“阿凌不敢妄自断言。”

姜凌只觉得头顶的汗都快冒出来了,本来只是邀请太子殿下前来看戏,却不曾想到居然让太子撞见了沈姨娘与柳译的密谋,还让他看见了姜柔婉干的这些事,当真是好大一出戏!

姜柔婉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这螳螂捕蝉还有黄雀在后,借着夜色的掩护便偷偷走到了亭子不远处的一棵小树下。

便听到柳译用低沉缱绻的声音对着身边的女人低声道:

“小姐,柳某早听闻小姐的才学品貌举世无双,只是一直无缘得见,只得出此下策混入府中,不敢奢求小姐青睐,只为让小姐明白我的心意。”

依旧是那般熟悉的话语,姜柔婉却觉得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前世她天真懵懂,只这一句话便扰了她的心神,哄得她那颗情窦初开的心

竟就系了多半在这腌臜货色身上,这一世作为一个看客,却只觉得这话虚伪又可笑。

亭中那女子有些娇羞的低着头没有说话,柳译道是姜柔婉这位相府千金头一次与外男接触,还在害羞,便微微笑了笑,抬起手摸了摸女子的头发。

只是不知为何,却觉得那入手的感觉有些油腻。

他又对着厅中那位“佳人”说了些情话,直说的那女子的头越来越低。

“小姐为何不肯抬头看柳某?莫非是不信我说的话?”

他的声音深情款款,一旁的姜柔婉差点没憋住笑出了声。

“不是,我自然信任柳公子,”

那女人有些慌乱的抬起头拉着柳译的袖子,脚下却不知怎得,突然踩上了一滩桐油,径直跌入水中。

柳译像是早知有此事一般,那女子刚落下水,他便径直将外袍一脱跃入水中:

“小姐莫怕!我来救你!”

姜柔婉彻底憋不住笑意,捂着肚子紧咬着牙避免自己笑出声,喉间却还是挤出了几声闷笑。

前世沈姨娘故意设计她和柳译偶遇,还在亭子里涂了桐油,害得她落水,跟那柳译有了肌肤之亲,又为了这救命之恩,将一颗心全系在这人渣身上!

这一世来日方长,但现下有了机会,总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柳译好容易才将坠入水中那女子抱进怀中,正在狐疑姜家小姐的腰肢怎会

这么肥硕,却借着月光看清了那女人的脸,顿时脸上的笑容一僵,险些一口水呛了过去。

“你!你为何来此地!”

这人竟然不是姜家大小姐!而是一个脸庞黝黑,妆容油腻,嘴唇肥厚的粗使丫头!似乎是今日在二姨娘房中所见的那个倒夜壶的小四!

小四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两只肥腻的胳膊死死搂着柳译的脖子:

“不,是,是公子写信邀我来,说心悦于我,”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