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他本是个毕业于知名国防科大的天之娇子,却不幸被肺癌夺走了生命。死后的他意外穿越到了一个叫大梁朝的痴呆儿秦文笙的身上,从此在平行时空的历史中开启了他传奇的人生。

精彩章节

秦府正堂内秦家睦神情严肃,刚才秦香文的一番话着实让他吃惊不已。

他万万没想到这几日女儿秦香文不停的从他的书房拿书原来不是自己在看而是都被秦文笙拿去了。“莫非真的是老天开眼”他心里暗暗嘀咕。要说秦文笙这痴呆的十九年中别说看过什么书了,就连日常的穿衣洗漱吃饭都要让人专门服侍,如今即使突然开了窍那也不可能立马识文断字啊,难道笙儿大病一场真的无师自通了?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秦家睦抬头盯着秦香文再三确认道:“香文,你笙哥哥当真能看的懂你拿过去的书?”

秦香文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点头道:“爹爹你要我说几次,笙哥哥确实能看的懂那些书,他还把书里的内容讲给我听呢!那句“一叶知秋,对景添愁”正是他在看<<淮南子.说山川>>中的一句“见一叶而知岁月之将幕”后有感而发脱口说出来的,我当时就在他屋内听他讲书,张婶婶总担心笙哥哥会发疯病时不时就在房门外偷听笙哥哥说话。”

“那他为何不亲自向我来借书,却要用你的名义来借。”秦家睦不解道。

“哈哈哈,那还不是被你们逼的!”秦香文捂着嘴笑道。

“此话怎讲?”

“笙哥哥自从一个月前大病痊愈后,他以前痴呆的毛病就已经彻底好了,可你们老说他还有疯病要他好好休养,这个不许他做,那个不许他干,寸步都不让他出院子的门,好像笙哥哥一不小心就又会变成疯子似的。前几日二哥哥实在看不下去,寻思着笙哥在这样被你们管着,不疯也得被你们逼疯,于是和我商量着一起带他去灵州城里逛庙会。我们知道你们定然不肯,于是偷偷瞒着张婶和李管家带笙哥出了门,没成想回来的时候还是被张婶她们看见了,跑到母亲这边告我们的状。为此我们俩还被母亲狠狠地训了一顿呢!”秦香文委屈地说道。

“嗯?竟有此事,为何这事我毫不知情?”秦家睦转头看着张婶,脸色颇有不悦。应是气恼张婶居然不把这事告诉他。

张婶立马急道:“老爷那天我本想告诉您的,是姑奶奶.....”

"老爷,是我没让张婶告诉你的。"没等张婶说完王秀云就截断了张婶的话头。“这个年龄的孩子就是爱贪玩,我看这一个月来咱们确实对笙儿管的太严了,让他们两个带笙儿出去逛逛放松一下也挺好,说不定对笙儿的疯病还有好处呢?”王秀云笑呵呵地说道。

张婶见王秀云帮她回了话,把头低了下去,左手食指不停地拧着着娟帕的一角。

秦香文听了母亲的话,冷哼一声,双手叉腰,小脸一横,忿忿地说道:“笙哥哥才没有疯病呢,他不仅不疯还比你们都聪明,他不仅聪明他还会医术,能把死人给救活了!”

秦家睦吃惊地问道:“笙儿什么时候救的人,在哪救的?”

“就是我们带他去州城里逛寺庙的那天,在南山寺的将军桥上救的!那天好多人呢大家都看见了,笙哥哥嘴对嘴朝着一个掉到河里的老婆婆吹气,硬是把那老婆婆吹活了,我亲眼所见,爹爹你要是不信你去问二哥他也看见了。”秦香文说完嘟起一张小嘴,不停地向外吐着气,模仿着秦文笙当时吹气的样子。

王秀云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道:“你这死丫头还有脸说出来,我倒还帮笙儿瞒着,你倒好小嘴跟个漏勺一样啥事都往外倒。笙儿大庭广众之下发疯病,对着一个老太婆亲嘴成何体统,幸好那天你们几个小娃娃没自报家门,不然我们秦家的门槛都要被人踩塌了。”

秦香文闻言哇哇大哭起来,双手捂着脸,抽抽噎噎地说道:“你胡说,你胡说,笙哥哥.....笙哥哥明明是在救人,呜呜,你们要是不信....要是不信...你们去问二哥哥去。”

王秀云被秦香文这一闹,顿时脸上挂不住了,怒道:“死丫头休要在这跟我撒泼,整日里好的不学专学那不三不四的事。”王秀云话里有话,秦家睦听后眉头一皱,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其实那日他们三个小娃娃偷偷回家,张婶发现后第一时间本想着去告诉秦家睦,不成想半路碰到了王秀云,是王秀云问了缘由后没让她把这事告诉秦家睦的。

秦文笙为了救那溺水的老太太,自己也跳进了湖里,回来时全身还是湿淋淋的。秦文笙对王秀云说是自己不小心踩空了一脚掉进了河里。王秀云对秦文笙是客气的,只是照常责备了几句秦文笙的粗心大意,并未多问。事后她拉来秦文赋详详细细地问了事情缘由,从秦文赋口中得知了秦文笙救人的详细经过。她故意不让张婶将事情告诉秦家睦也是为了自己心里的那点小心思。

秦文笙今年已满十九岁,如果不是之前痴呆的毛病这个年纪早就应该娶妻生子了。一旦娶妻生子那就意味着成家立业。秦文笙是家中嫡长子,按规矩长子继承家业。秦文赋是她王秀云所生,虽不是秦家的嫡长子,可毕竟也不是出身低贱的妾生子,王秀云好歹也是秦家睦明媒正娶过来的,将来分家产肯定也有秦文赋的一份。可王秀云的目标可并不仅仅只是一部分的家产。

秦文笙痴呆的病没好之前她可是想着让自己的儿子秦文赋继承所有秦家的家业的,现如今秦文笙不仅痴呆的病好了人还变的特聪明,跟自己懦弱内向的儿子一比竟是要优秀许多。这让她如何能够心里平衡。她从秦文赋口中得知秦文笙舍身救人的事情心里好似醋瓶子打翻了一地。她之所以不让张婶把这件事情告诉秦家睦一来是心里泛酸嫉妒,二来她也不希望秦家睦过早的认为秦文笙痴傻的病完全好了。

秦香文听了母亲的话,心里既委屈又难过。而更让她伤心的是母亲不但不夸笙哥哥救人反而还诋毁笙哥哥,她心中气苦,大声喊道:“母亲蛮不讲理,父亲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笙哥哥不顾自己的安危下水救人,而你却....却说他不三不四,当真猪油蒙了心。”

秦家睦眼看王秀云脸色阴沉可怖似是要准备动手打香文,他立马出来当和事佬,岔开话题说道:“香文啊,你倒说说笙哥儿干嘛嘴对嘴地朝着那老婆婆吹气,难不成这也是救人?”

“爹爹怎么连你都想歪了,那老婆婆都七八十岁啦,你不会真以为笙哥会看上那个老婆婆吧?”秦香文没好气地回道,语气中略带着哭腔。

“咳咳,臭丫头老是顶嘴。”秦家睦哭笑不得。“爹爹岂是那个意思,我是担心笙哥儿是不是当时发了疯病才干了那事。”

秦香文长叹一声,无奈地摇头道:“笙哥哥没病他好得很,你们为什么非要说他有病?哪有做父母的老是希望孩子有病的?笙哥哥后来跟我说了,那叫人工呼吸,就是通过吹气强行将活人的气息吹进死人地肺脏中以活气替换掉死气,然后辅以胸腔按压术,逐渐让死人恢复正常的呼吸。”

..........

一阵短暂的安静后

“笙哥儿是从哪学得这套歪理?把死人能吹成活人,哈哈,天大的笑话!”王秀云阴冷地笑道。一旁的秦家睦并未说话,他以手支额,若有所思。

“哼,不信拉倒!”秦香文一跺脚,出门扬长而去!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