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没有人不想嘬一口林家小妹妹胖乎乎的小脸蛋。唯独.....小沫初:“慎则哥哥为什么不亲我,是初初不可爱吗?”某人高冷:“我只亲自己的老婆。”小沫初:“那我要当慎则哥哥的老婆,这样你就会亲我了对不对?”慕慎则:“......”转念一想,某人勾起一抹坏笑。

精彩章节

沈沫初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对于突然发生的一切,充满了不真实感。

可身体各处那些深深浅浅的草莓印以及浑身的酸痛,却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这绝不是梦!

一觉起来,她就只记得自己昨天逃跑时,好像撞见了一个人,然后那人救了她。

再然后,自己睁开眼就在这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很大,是雅致的中式装潢,从摆件的精致程度看得出来,这里的东西定是价值连城。

可是沈沫初哪里还有心情欣赏这些,她从清醒来的那一刻就陷入了恐慌之中。

这是哪?

发生了什么?

我为什么在这里?

一连串的疑问不禁在她脑中浮现。

等心情稍微平复,她发现床头放着一套叠放整齐的衣服。

管不了那么多,沈沫初迅速套上,因为现在赤裸的自己更令她发慌。

奇怪的是,这衣服的尺寸,从内到外,竟无可挑剔的合适!

来不及细想,还不知道待会会面临些什么,总之,逃跑的想法在沈沫初心中萌生。

将将下床走了一步,下体就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沈沫初疼倒吸一口气。

忽地,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一位老妇人出现在她视线里。

“小姐,你醒了?”陈妈甚是惊喜,一脸慈祥地看着沈沫初,这可是他家少爷带回来的第一个女人。

对于突然出现的人,沈沫初却是很惶恐,“这是哪?放我走!”

“少爷吩咐了,小姐你醒后只要用了餐,就可以离开。”

“我不吃!”

尽管饥肠辘辘,沈沫初也不敢放松警惕。

谁知道他们安了什么心,更何况她在这里失了身,只要待在这里的每一秒,都让她感觉到窒息。

“这,不用餐的话,恐怕......”看着面前气色不太好的沈沫初,陈妈好心提醒,“小姐你睡了一天,还是用了餐再走吧,身体要紧,况且我家少爷......”

“我要见他!”

沈沫初算是捋清楚了,眼前人口中的少爷应该就是昨晚那个卑鄙之徒。

她想好了,她不能就此罢休,她要告他!告他QJ!

“我要见你们家少爷!”见陈妈不说话,沈沫初又重复了一遍。

陈妈面露难色,思量再三后才道:“那小姐请先随我到客厅,我去请示我家少爷。”

......

客厅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居室风格,典雅的中式家具,使整个空间都透着一抹古色古香的韵味,大而不空,厚而不重。

落日余晖穿过大大的落地窗照进屋,把摆放在窗边的棋盘区域映照得格外温柔。

沈沫初这才后知后觉,现在竟然已经是傍晚了,看来那个老妇人没有骗她,她真的睡了很久。

沈沫初想到了爷爷,一天没去看他,现在他应该很担心她吧。

正想得出神,陈妈回来了,身后跟着穆术。

“少爷说了,小姐不用餐也可以离开,至于见面,少爷说......”陈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沈沫初,又道,“少爷说,昨晚是他的失误,他会补......”

“失误?”沈沫初出声打断。

一句失误就想摆脱责任?

虽说是她先发出求救的,可他趁人之危,未免也太卑鄙无耻了吧。

沈沫初不想过多纠缠,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她的想法 。

“他那叫犯罪,你们叫他出来 ,我要告他!”

听她说完,陈妈和穆术面面相觑。

而站在二楼楼梯口处的某人却是勾了勾唇,心情前所未有的开朗。

仿佛那女孩要告的人是他的仇人,而不是他。

“小姐,你先冷静一下,这是我家少爷让我转交给你的。”

沈沫初语出惊人,穆术立即将少爷交他的那张支票递给她,想要息事宁人。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钱不能搞定的!

沈沫初接过,定睛一看,一百万!

一桩往事突然浮现在她脑海里。

呵,她只觉得可笑。

果然不出所料,有钱人都跟沈富涛是一副德行,出了事就只会用钱打发,可她偏偏要做那个不顺他们意的人。

嘶——

沈沫初毫不犹豫地将支票撕成两半,仿佛这样,也能撕去七年前那些不堪的过往。

就算是缺钱,也要坚守底线,不对吗?

她的清白都这么糟在这个人身上了,他凭什么觉得用钱就能买通她?

她偏不,她要让这些无耻之徒都去吃牢饭!

“那好,既然你家少爷不愿出面,那请转告你家少爷,等着收传票吧!”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沟通的必要,剩下的恩怨就由法律了结吧。

七年前的事,她不能主导,现如今,她绝对不会再让这些人逍遥法外了。

沈沫初说完,作势就要走。

“小姐,少爷给你安排了车,穆术会负责送你出去。”别无他法,陈妈摇了摇头。

“不用了。”

沈沫初一口回绝,开门就往外走。

陈妈又叹了一口气,正打算和穆术去追。

“由她去吧。”

慕慎则低沉的嗓音从楼梯口传来。

闻言,陈妈和穆术止住脚步,看向二楼后又相视一笑。

看来有好戏看了。

......

夜幕降临,天已经完全黑透。

当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又绕到先前看到的亭子时,沈沫初开始慌了。

是的,她迷路了。

还没有走出别墅,她就在慕慎则的花园迷路了......

有些气馁,沈沫初无奈躺到亭子前的长椅上,哪哪都疼的身子终于得到放松。

望着满天的星星,沈沫初忍不住想,如果自己收下那张支票,爷爷的医药费就有了着落,那她也就不用再为钱发愁了。

可是她过不了自己那关,平白无故失身,又遇上最痛恨的收买。

看来爷爷的医药费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耳边是蝉不停“吱吱吱”的叫声,偶尔还伴着几声“呱呱呱”,晚风轻轻吹拂,带着数不尽的安逸。

睡意悄悄来袭,沈沫初眼皮耷拉了好几下,终于慢慢合上。

一切都好,就是夏夜里蚊子太多。

沈沫初一会挠挠腿,一会挠挠手臂,“嗡嗡嗡”的声音在耳边立体环绕。

“烦死了!”她骂着直起身来。

这么待着也不是个办法。

看了看不远处像宫殿的房子,沈沫初在心里踌躇起来。

这时候回去求人,未免也太失颜面,刚刚她可是信誓旦旦说了不要人送的。

百十种理由一瞬在沈沫初脑海里闪过,而后她又否定式的摇了摇头。

思来想去,找不出其他更好的理由,她长长叹了一口气。

那好吧,看来只能用这个蹩脚的理由了。

......

门铃响了小半会,迟迟没有等来开门的人。

四下无人又寂静,沈沫初搓了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手臂。

正打算抬手按第三下时,门‘啪嗒’一声开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沈沫初视线里。

屋内没有开灯,看不清脸,借着路边渗过来的光线,只觉着这人身材比例甚好,而且不是白天见过的人。

沈沫初没往深处想,估摸着这可能又是那个无耻少爷的什么管家之类的人吧。

只是那人压迫性的身高,害得她连话都讲不清楚。

“我......我来拿我的手机......”

“你们......你们私扣我私人财产,是违......违法的......”

“如果你们现......现在不还给我的话,到时候我一起告,让你家少爷罪加一等!”

黑暗中,慕慎则勾了勾唇,看来这小丫头并没有认出他。

“噢,是吗?”慕慎则配合着没有自曝身份。

对于沈沫初又折返回来,他没有丝毫意外,一切仿佛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毕竟,如果没有熟人带路,他的家没人闯得进来,自然也没人绕得出去。

刚才没让陈妈和穆术追出去,就是看这小丫头有些血性,居然直接撕了支票,还扬言要告他。

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玩欲擒故纵,总之,倒是新鲜且有趣。

所以,他不打算就这么放她走。

好戏才刚刚上演,不是吗?

......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