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她到死才明白,她爱的人伤害她,她信的人算计她,唯独她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重生一世,害她的人她要一个个报复回来,而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精彩章节

敖宁想守在敖彻身边,却突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拉住,疯狂的下坠。

扑通一声,她坠入了水中,周身刺骨的冷,她只觉得自己四肢冷到僵硬,一动都不能动。

想要呼吸,一开口却喝进更多的水。

忽而,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了她的腰身,两片柔软的唇堵住了她咕嘟咕嘟喝水的嘴,给她度气。

水中浮浮沉沉,敖宁猛地睁开眼,对上了敖彻的脸。

不,是敖彻少年时那张还未退去青涩的脸。

一瞬之间,敖宁的热泪涌出眼眶。

敖彻,敖彻!

敖宁努力的想要抱紧他,可她太冷了,她一动都动不了。

最终,她还是失去了意识。

在皇宫的那十年时光恍如一梦,在脑海里闪过……

最后的画面停留在敖彻那张含笑而终的面目上。

敖宁再次睁开眼,看见的是一个双眼哭成核桃的小丫头。

“扶渠?”

她的贴身丫鬟?

她记得嫁进皇宫之前扶渠就意外身亡了,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

难道她已经到了地府,和已故的人相遇了吗?

那敖彻呢,敖彻不是让她等她的吗?

嘶——

按着额头,她摸到了一个硕大的包。

这是什么时候磕的?她怎么不记得?魂魄也会受伤吗?

敖宁努力回忆着以前的事,却只觉得头好痛,脑袋里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入宫之前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但她是如何被敖月和魏云霆害死的那一幕幕,却如同刀刻斧凿般印在心里,不可磨灭。

扶渠见敖宁醒了,又气又怕的哭:“小姐,您可终于醒了,您磕伤了脑袋,又掉进那冰湖里,幸好二少爷救了您,不然,不然……”

“都是四小姐落水又把您拖下水,她一定是不安好心,想把您害死!”

四小姐?落水?

敖宁好像记得,自己十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为了救敖月落水,自己也险些丧了命。

难道她回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吗?

敖宁下床,站在铜镜前,此刻铜镜中的自己,可不就是十年前十四五岁的模样么!

所以——她重生了!

回到了十年前,她还没有伤敖彻那么深的时候!

回到了十年前,还没有嫁给魏云霆,被敖月和魏云霆联手算计的时候。

敖月!魏云霆!

想起这两个人,敖宁的眼中翻涌起恨意。

上天让我不死,这一世便是我来向你们讨债来了!

还有敖彻,她欠了敖彻太多,这一世,她一定还清欠下的债。

“敖彻呢,他在哪里?我想见他。”

“小姐,二少爷在侯府。你落水之后患上风寒,病重难愈,楚氏就将咱们发落到这寺庙来了。这寺庙离侯府几十里,怎么见啊!”

扶渠愤愤不平:“楚氏说什么寺院清静,利于静养,却连汤药补品都不给,连多两个仆从都不许带!分明是要小姐自生自灭!”

敖宁记得,楚氏,就是敖月的娘。

敖宁有位大伯,楚氏便是大伯的正房夫人,楚氏和大伯生了个儿子叫敖放,而敖月是大伯小妾所出,从小养在楚氏身边。

后来大伯亡故,敖宁的爹威远侯见楚氏孤儿寡母可怜,便将他们接到侯府生活。

敖宁落水,是因为敖月莫名其妙的叫她去冰嬉,然后敖月就掉进了水里。

敖宁去救她,却直接被拖进了水里,脑袋还重重磕到冰面,这还不算,敖月踩着敖宁爬上来之后就跑了,留敖宁在冰水里险些丧命。

那楚氏更是狠绝,见敖彻把她救上来之后,直接把她送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就是想让她死在这里!

当时敖宁并未觉得有什么蹊跷,可如今想来,分明楚氏和敖月就是想置她于死地的!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母女两个个顶个的歹毒。

敖宁从小便把敖月当成亲生姐妹一样处处维护,敖月说什么是什么,要什么给什么。

她更是敬重楚氏,简直将楚氏当成了自己娘亲。

结果他们就是这么报答她的!

只恨曾经她还如此善待他们,看不出楚氏这一家人都是一群吃人肉啖人血的白眼狼!

“扶渠,收拾东西,咱们回府。几十里路而已,走着走着就到了。”

从前带兵打仗,百里奔袭也是常有的事。

敖宁穿起外衣,起身向外走。

扶渠闻言,迅速收拾了她们那点可怜的行李,兴冲冲的跟在敖宁身后。

“小姐,咱们这是回去找四小姐算账吗?四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总是欺压您不说,这次还想害您性命!您竟然每次都觉得他们是无心的,这次您可一定不能再心软了!还有楚氏,仗着自己主持府中中馈,处处克扣压榨,把四小姐养的白白净净,却让您吃苦受罪!”

敖宁却好像没听见,走的极快。

扶渠又叫了她一声,她才恍然:“你方才说什么?我落水之后好像耳朵不太好了,没听清。”

扶渠又哭了:“小姐您的命太苦了,落了水染了一身的重病不说,还磕坏了脑袋,耳朵也不太好了!就该把四小姐千刀万剐!”

这句敖宁倒是听见了。

“敖月是该千刀万剐,但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敖月的事情先放一放。”

在剐了敖月之前,敖宁要先去见一个人。

一个,她亏欠了太多,这一辈子都还不清的人。

敖宁风风火火的往山下走,这寺庙坐落在山林之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若是出了人命也不会有人知道。

楚氏把她丢在这里,居心可见。

刚走到半山腰,敖宁就听见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还未来得及反应,四周的草丛里就窜出一群大汉,个个三大五粗、黑布麻衣,手上拎着大刀,将她和扶渠围在了中间。

这是遇上了土匪。

从未见过这阵仗的扶渠,吓的一声尖叫昏了过去。

敖宁镇定的把身上戴的可怜的几件首饰摘下来,扔了过去:“诸位好汉,我身上值钱的东西只有这么多,若是不够,等我回城再遣人给你们送来。”

那些土匪不屑的笑了起来,直接无视了那点首饰,而是贪婪的看着她那张美到不可方物的小脸:“钱我们要,人也要。”

其中两个土匪直接上前去扯敖宁的衣服。

敖宁向后一躲,却躲的并不利索,被对方撕下了一角衣襟。

怪只怪落水之后伤寒未愈,她这身子还很虚弱。

若是没有生病,再加上前世她征战沙场的武艺,自是不用惧怕这些土匪。

可现在,她一个病弱之躯,还拖着一个昏倒的丫鬟,想要自保都难。

堪堪后退,却不及这些土匪步步紧逼。

“我爹是威远侯,我夫婿是声名赫赫的敖彻,你们若敢动我,他们定会叫你们不得好死!”

敖宁无计可施,只盼父亲和敖彻的威名能将他们吓退。

“我们杀的就是威远侯的女儿!小丫头,乖乖听话,哥哥们爽够了就送你上路!”

话音未落,一双双肮脏的大手便朝她伸了过来。

却忽然,有一袭紧蹙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

比马蹄声先到的,是一只破风而来的羽箭。

箭身堪堪擦过敖宁耳畔,撩动她几丝长发,直射向冲在最前即将碰到敖宁的土匪的胸膛!

那土匪被这一箭带着飞出数丈,才掉在地上断了气。

敖宁这两生两世,只见过一个人挽弓能射出这样摧枯拉朽的劲道。

恍然回过头,她便看见,敖彻一手持弓,一手攥着缰绳,驾着黑马,踏着白雪,疾驰而来。

来到近前,敖彻挥剑,将另一要碰到她的土匪斩杀。

土匪头子见了,骇然大喊:“你是何人!”

敖彻一剑刺穿他的喉咙,鲜血喷溅,映着他冰冷的毫无波动的脸。

土匪头子直挺挺倒在地上,敖彻抽出剑,冷冷的说:“她的夫婿。”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