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总裁的白月光回来了,夏侯千千作为总裁的名义上的夫人,一边怀着孩子,一边还要智斗白月光。她表示:我真的太难了!所以,夏侯千千跑了,而且还是带着球跑。

精彩章节

裴桀冷着脸看向病床上的人,“说吧,一个月之前的事。”

夏侯千千把手收回,讪笑道:“小事小事,已经过去了。”

“是吗?”裴桀不信,“那他为什么会说这样暧昧的话?”

“哪有,你想多了。”夏侯千千否认。

她和何医生清清白白,何医生连自己喜欢裴桀的事情都知道,别说搞暧昧了,听着就别扭。

“卿卿我我,还说我想多了。”

夏侯千千好奇的打量他,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特别像一个……”

裴桀:“什么?”

“怨夫。”夏侯千千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了。

裴桀一头黑线,这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开他玩笑!

“别生气别生气,气大伤身。”夏侯千千嘻嘻笑着,小身板一抽一抽的,特别好玩。

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裴桀无奈,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脸。

“唔…捏疼我啦!”夏侯千千捂住脸,幽怨地瞪他。

裴桀视而不见,出门给她倒水,吃药喝温水。

但是他又不知道烫不烫,所以自己就先试了一下,冷了加点热水,热了兑点冷水,直到水温达到他满意为止。

端着水杯进来,裴桀有点心虚,因为水是他喝过的。

夏侯千千把手机放在旁边,拿出药来,就着水一喝,苦!

“唔…什么呀?”夏侯千千睁大眼睛,刚刚裴桀往她嘴巴里塞了什么,不会是毒药吧?

天啦,她已经这么招人恨了吗?

裴桀看着她傻不拉叽的表情,就知道这人肯定在脑补乱七八糟的画面。

“糖?”夏侯千千嘴里一股薄荷味,快要哭了,她急忙抽出纸巾把嘴里的薄荷糖吐出去。

“你有毒吧,明知道我不吃薄荷糖还往我嘴里塞!”夏侯千千烦死了,嘴里全是薄荷味,难受死了。

裴桀一怔,看着她因薄荷糖皱起的小脸,温水润过的透亮柔软的唇,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喝了几口水,终于好多了。

口腔里只剩下一片清凉。

裴桀冷哼,“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夏侯千千睨了他一眼,实在是不想跟他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夏侯千千先受不了了。

“你还不回去吗?”

裴桀低头回消息,想都没想就回答她,“不回。”

夏侯千千猛地抓住被子,警惕道:“总裁你要做个人啊!我还怀着宝宝呢!欲求不满去找其他人呗,反正我们还没结婚。”

裴桀停下手里的动作,缓缓抬眼,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随即毒舌道:“你狗血剧情看多了?还学会自我带入了?”

还有,什么叫做没结婚还能去找其他人!?

裴桀有洁癖,所以他的女人也不准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

夏侯千千脸一红,梗着脖子怼他,“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对吗?”裴桀直视她。

夏侯千千眨巴眨巴无辜的双眼,“我觉得我说的挺对的,男人的心,朝三暮四。”

就像你花园里的那片雏菊,一看就是为别人种的。

夏侯千千心里委屈,但她就是不说,说了也没人懂,何必浪费口舌。

裴桀不知道她闹哪门子脾气。

“我要睡觉了,别打扰我,家里没有客房,外面有沙发。”夏侯千千说完就背过去不搭理这个人了。

没有客房?

裴桀又不是没来过她家,上个月就是在客房干的蠢事,现在回想起来,床上人的身材好像还不错。

何止不错,可以说是食髓知味,哭得梨花带雨了小脸到现在还很深刻地映在裴桀的脑海里。

“睡衣在哪?”裴桀问她,现在也不能出门买吧?

夏侯千千嘟囔,“你脸皮还真厚,放着好好的别墅不住,非要来我这个小地方委屈自己。”

不满归不满,她还是爬起来给裴桀找衣服了。

“新的。”夏侯千千把找来的睡衣给他。

裴桀也不会蠢到去问是哪个男人的,像夏侯千千脾气这么差的女人,怎么可能有别的男人。

他拿过睡衣,“有没有内裤?”

夏侯千千刚要爬上床,听到他的话一激灵,转身恨铁不成钢地看向他,“你能不能有点总裁的自觉!这种问题你问我一个单身女士真的好吗!?”

裴桀一脸坦然,“我怎么知道你母胎solo这么多年,万一饥不择食呢?”

夏侯千千气笑了,“饥不择食我择你,行了吧!”

“可以。”

夏侯千:“……”可以,个屁!

她知道裴桀难缠,没想到居然这么难缠!

裴桀套到了自己想听的话,满意的拿着衣服进浴室,“给我买内裤,你知道尺寸。”

知道个屁!

夏侯千千简直要被他气死,还说自己厚脸皮,跟他相比,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

气归气,她还是下楼去给他买了。

生平第一次给男人买内裤,夏侯千千把帽子戴上,试图把脸给遮住,鬼鬼祟祟拿了一次性内裤付款就溜了。

尺寸她是不知道的,想都不敢想好吗!?

羞耻到爆!

夏侯千千把东西扔给他,自己钻进被窝装睡。

裴桀洗完澡出来,碎发滴着水。

“内裤买小了。”裴桀一脸不爽,“你故意的吧?”

夏侯千千掀开被子,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停止这个话题,小了就出门右拐,哪里有个小超市,任君挑选。”

裴桀冷脸,指着一身露出漂亮的脚踝的裤子,“你让我穿这个出去买?”

“我不管。”夏侯千千撇嘴,“有的穿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裴桀:“……”这句话好耳熟。

发梢的水滴落在地上,夏侯千千深吸了一口气,“吹风机在抽屉,自己拿。”

裴桀顺着她手指的位置,找到了吹风机,然后拿着看了一眼,对她说,“我不会。”

不会才怪,就是没这个习惯。

夏侯千千心疼自己的地板,再一次下床把吹风机插上电板,“大少爷,麻烦您坐好,别动。”

裴桀很是配合。

夏侯千千脑袋昏昏沉沉的,看来是药效起作用了,她小心翼翼地帮裴桀吹头发。

纤细柔软五指略过头皮,夏侯千千忍着睡意问他,“这个温度可以吗?”

裴桀:“还成。”

想不到这女人还挺贤惠,就是吹头发的技术不怎么样。

夏侯千千默默感叹:头发还挺软,质量还挺好,不会是假的吧?

假是不可能假的,夏侯千千敢保证,就总裁这让人羡慕的发量,谢顶是不可能的。

头发吹个半干,夏侯千千把吹风机收起来,打着哈欠对他说:“我好困,被子在客房,自己去拿。”

裴桀抓住她的手,细细品味她的五指,“你这么想我睡沙发?”

手很漂亮,五指很软。

夏侯千千脑袋很沉,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直接推开他,不耐烦道:“你好烦啊!”

她都要困死了,还找什么被子啊,一起睡不好吗?还暖和。

裴桀虚虚地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怀里的人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你睡吧。”

夏侯千千趴在床上,揉了揉太阳穴,慢慢地睡着了。

裴桀趁她睡着的时候,伸出手帮她揉太阳穴,目光落在微卷的眉毛上面,翘翘的,很是可爱。

眼底的温柔如同水一般,渐渐蔓延……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