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秦傲为搭救母亲和阳间代理人签订合同,从此彻底的改变了秦傲的命运,秦傲是谁?他是魔灵骑士,错,他是魔灵战警!

精彩章节

秦傲的母亲性格内向,不喜欢八卦也不和别人交往,因此一直为儿子保守秘密。

也不知道是咋回事,秦傲白天是呵欠连天,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可是到了晚上却非常的精神。

白天秦傲就好像蝙蝠一样,大部分时间几乎都用来睡觉,秦傲一直呼呼大睡鼾声如雷,母亲甚至都叫不醒他,只有在吃饭和方便的时候,秦傲才下床走出房间。

“傲儿吃饭了傲儿吃饭了。”母亲连喊数声秦傲一直没有应声,母亲立刻上前就推醒了秦傲。

“妈——你干嘛呢,你再让我多睡一会儿。”秦傲翻了个身又继续呼呼大睡。

“傲儿听话,吃过饭再睡。”秦傲无可奈何只好下床吃饭。

母子俩一边吃饭一听聊天,“傲儿,刚才我看了天州新闻,在一片小树林里警方发现了两具尸体,其中一个人胳膊被烧焦了,胸口上还有一个洞,另一个人脑袋被烧成了灰烬,可是尸体却好好的,现在警方正在查这个案子。”

秦傲一听顿时暗吃了一惊,没想到警方这么快就发现了这两具尸体,秦傲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因此就没有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吃过饭秦傲又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不知不觉天黑了母亲做好了晚饭,“傲儿吃晚饭了。”

母子俩吃过饭就各自休息了,母亲睡不着就躺在床上看电视,秦傲静静的躺在床上,秦傲在规划着他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突然秦傲觉得浑身一阵阵燥热,秦傲立刻就预料自己将要发生的事情,他马上就要变成骷髅鬼了,因此秦傲顿时就下了床。

母亲的闯在外间屋,此时天刚刚擦黑朦朦胧胧的,大概也就是七八点钟的样子,母亲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当她看见秦傲急匆匆的走出房间,母亲顿时很纳闷。

于是母亲便随口问了句:“傲儿你是不是出去方便。”

“妈我很难受,我可能又要变身了。”

母亲吃惊道:“啊——傲儿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说的变身什么意思。”

“妈——离开我远一点,我很快就要变成骷髅鬼了。”

母亲一听顿时大惊失色,她睁大眼睛吃惊的看着秦傲。

“傲儿你说什么,你马上就要变成骷髅鬼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母亲说着便向秦傲走了过去。

“不——你千万别过来,如果你触碰到我肯定会受伤的。”母亲一听顿时就呆在原地。

秦傲的身体越来越炙热,不一会儿居然冒出一股股白烟,突然从秦傲的眼睛里喷出来两团火苗,紧接着秦傲的脑袋迅速的变成了骷髅头。

母亲惊叫道:“我的天呐我的天呐,傲儿你真的变成了骷髅鬼。”

“妈——你不要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秦傲说着立刻向自己的摩托车走去。

母亲看着秦傲远去的背影呆若木鸡。

秦傲居然真的变成了骷髅鬼,他骑着炫酷的摩托车一路疾驰,秦傲不知道该去哪里,他骑着摩托车漫无目的一路狂飙。

不知不觉,秦傲骑着摩托车来到一座大山脚下,在大山脚下有一个小山村,这个小山村有几十户人家,大概有一百多口人。

秦傲的目力超出常人几十倍,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秦傲也能把周围的景物看的一清二楚。

秦傲突然发现有一个红衣女人,她轻飘飘的向一户人家走去。

红衣女人来到大门口突然消失不见了,秦傲突然吃惊的发现一件怪事,看见她居然顺着门缝挤了进去。

秦傲一看顿时就明白了,原来那个红衣女人分明是一个女鬼。

秦傲生怕惊动女鬼,于是就把摩托车停在远处,于是大踏步的就向那户人家走去。秦傲来到那户人家的门口,突然听见房间里传出一声惊叫。“啊——。”

秦傲没有丝毫的犹豫,秦傲立刻伸出双手向门推去。

当秦傲的双手接触房门的一刹那,房门顿时化为灰烬倒在了地上,于是秦傲迈步就走了进去。

秦傲走进去一看,只见有一个红衣女鬼凶相毕露,她伸出一双漆黑黑的鬼爪子,使劲的掐住一个男人的脖子,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被掐死了。

秦傲突然从现在房间里,顿时把红衣女鬼和那个男人都吓了一跳,红衣女鬼吃惊的看着秦傲。

“放开他,要不然我立刻就灭了你。”秦傲的声音非常的苍老而又沉闷,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一般恐怖,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红衣女鬼吃惊道:“原来你是个骷髅鬼,骷髅鬼我劝你少管闲事。”

秦傲瓮声瓮气的说:“我是魔灵巡警,专门管理逗留在人间的妖魔鬼怪,你立刻放了他然后去阴曹地府报答,这件事我便不再追究了,如果你胆敢说个不字,我现在就灭了你。”

“什么——魔灵巡警,我可是从未听说过,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今天我非把苟贵掐死不可,而且还要把他大卸八块,否则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红衣女鬼恶狠狠的说着,她睁大眼睛的怒视着秦傲。

“放肆,有我魔灵巡警在此容不得你放肆,既然你不听我良言相劝那我就只好动手了。”

红衣女鬼大怒道:“放肆的人是你,十年前苟贵害死了我,他还请道士来对付我,那个可恶的道士差点打的我形神俱灭,今天说什么我也不能放过他。”

“呕——是这个男人害死你的,请问他是怎么害死你的,你不妨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主持公道。”

红衣女鬼冷冷地说:“好——既然你想知道真相,那我就实话告诉你,我并不希望你能够帮我主持公道,只要你不阻止我杀死他就行了。”

“那好吧,现在就请你把和他的恩怨说出来,现在天色还早我们有的是时间。”

红衣女鬼点了点头,于是他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红衣女鬼名叫蒋小红,十年前蒋小红才十八岁,她还是个天真烂漫的中学生。

学校距离蒋小红的家不足十里路,蒋小红几乎每天都骑着自行车上学放学。

五十多岁的老光棍苟贵品行不端,他经常偷窥妇女洗澡调戏妇女,他是大法不犯小法不断,最多关进局子里批评教育,拘留个十天半个月,因此巡捕也奈何不了他。

十里八乡的人都非常厌恶苟贵,人人见到他都躲着走,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他。

距离小山村不远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里有一条羊肠小道,这条羊肠小道是蒋小红的必经之路,蒋小红每天上学放学都经过这条羊肠小道。

苟贵早就对蒋小红垂涎三尺,苟贵一直紧盯着蒋小红,观察着她的上学和放学的时间规律。

这一天晚上,蒋小红上晚自习回家,蒋小红骑着自行车走在羊肠小道上,突然从小树林里窜出来一个黑衣蒙面人。

那个黑衣蒙面人二话不说,他立刻就将蒋小红扑倒在地,蒋小红顿时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懵了,吓得她惊恐的大叫着。

黑衣蒙面人见势不妙,他一把就捂住了蒋小红的嘴,然后黑衣蒙面人就兽性大发,他奋力的把蒋小红拖到小树林里。

黑衣蒙面人的力气大的惊人,而蒋小红只是一个小女孩,因此蒋小红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黑衣蒙面人也不说话,他立刻就把蒋小红按倒在地,可是蒋小红依然拼命的挣扎着。

蒋小红拼命的挣扎着,她一把向黑衣蒙面人的脸,结果将对方的蒙面巾给扯了下来,蒋小红仔细一看原来是苟贵。

蒋小红虽然不是和苟贵一个村的,不过蒋小红认识苟贵。

蒋小红大骂道:“该死的苟贵原来是你,你绝不会有好下场。”

苟贵本以为蒙着面就没事了,蒋小红应该不会认出来,就算是玩过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让苟贵没想到的是,蒋小红居然扯下他的蒙面巾,而且还把苟贵给认出来了,因此苟贵是又惊又怒。

苟贵知道自己犯下的是重罪,如果被抓住后果堪虞,至少够判十年的有期徒刑,苟贵已经五十多岁了,他可不想蹲十年的大狱。

于是苟贵就一不做二不休,他一把就掐住蒋小红的脖子,苟贵恶狠狠的骂道:“小婊子你不是想告我吗,那你就去阴曹地府告我吧。”

苟贵用力的掐住蒋小红的喉咙,不一会儿蒋小红便窒息而死。

苟贵看着蒋小红的尸体他心里害怕极了,于是苟贵便仓皇的逃离了小树林。

苟贵刚刚回到家中便下了一场大雨,大雨过后所有的犯罪痕迹都被冲刷的一干二净。

第二天有人路过小树林,无意中发现了蒋小红的尸体,于是立刻就包了案。

可惜犯罪痕迹被大雨冲刷的一干二净,警方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后来这件事就成了无头的悬案。

苟贵的心理素质非常好,他回到家里和往常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苟贵该混蛋还继续混蛋,该调戏妇女还调戏妇女,因此大家谁也没有怀疑到他头上。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