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走马西来欲到天,平沙万里绝人烟。女将军段始凝却偏要闯一闯这平沙万里。什么?这个从天而降的王爷也要和她一起?

精彩章节

“什么?”艳丽女子诧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不,谭令麒没有继续怀疑。其实今天来了一个怪人,号称万化公子,据说在无边沙漠附近行商。他是谭令麒重金请来的,这人不仅精通易容,还擅长骗术。他和手下先扮作关外六侠骗了马万年,又拿所谓的白色冥王让范先生中了套,实在可恶!”段五还是一副女人的嗓音。

“可是你曾说过的剧毒?这人这么恶毒,你有没有事情啊?”她紧张地拽着段五转了一圈。段五比她高出一头,这时在她手下乖乖转圈显得有些好笑。

“湄生,好了……我真的没事,”段五笑道,“我流落江湖时曾听说,白色冥王一旦接触到空气,就会变成棕色,所以这雕虫小技还骗不了我。倒是他们扮作关外六侠,我本来也想放他们逃走——毕竟是要到雍城投军的义士……”

“真正的六侠呢?”

“已经被他们害了。我也在想谭令麒如果真的抓住六侠,没有理由留着他们性命,结果果然有诈。可惜马万年和范先生行动太快,我……”段五攥紧了拳头。

“现在能帮上忙的人更少了,你打算怎么办?”

段五沉吟半晌,没有答话。

“小段,不如逃吧。你母亲的仇以后也能报。”湄生拉过段五的手,说:“我凭着你的庇护才苟活到今天,无时无刻不想报答你。我留下,他们一定不会怀疑你走了。等他们反应过来,也追不上你。”

段五笑了:“我也是靠了你,才以男人的身份在营中混了几年。不然凭谭令麒满脑子的色欲,能不怀疑我?我们不过是互相庇护而已。你别着急,他现在还没有怀疑我。大仇得报就在眼前,我怎么能放弃?”湄生听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原来谭令麒一家都是尧国武将,奉命驻守平谷城。他父兄先后战死,等到他做主将的时候,居然投降了尧国的宿敌札赫人,从此反向尧国烧杀边境,掳掠妇孺。段五的母亲正是被他士卒所杀,而自己却幸运地逃过一劫。说来也怪,段五自小便身材高大,力量过人,虽然面貌清秀,冒充男人到也不受怀疑。为了接近谭令麒,她干脆投了平谷城。当时谭令麒的结拜兄弟范琮——就是范先生的儿子——战死,而段五来到,谭令麒自觉补充了一员勇将,从此认她做五弟,又向札赫王讨了封赏。封赏中还包括这个被劫掠而来叫湄生的女人。段五担心自己女子身份暴露,与她日夜厮守,湄生也乐得保全完身。两人情好日密,如同姐妹。

再说谭令麒认为危机解除,又召集众人商议:“现在已是初秋,再过两三月严寒就要袭来。陆正心如果再不发动一次进攻,就要在雍城里龟缩到明年春天。以我对尧国朝廷的了解,他这样万万不能交差。所以我猜他不日一定会攻来。”

朱铉、张忠,段五都说:“愿听兄长驱使。”

“我想让朱铉领兵三万增援宛城,老五带五千兵加守乌素河,四弟还是与我坐镇城中。等到陆正心出击,我们兄弟从三侧围击之,一定能将他擒住。大家意下如何?”

乌素河虽名中带“河”,其实是以流沙如同河流移动莫测而得名。

段五听了谭令麒的安排,大吃一惊,想:这人难道发现了什么要杀我!果然听朱铉疑虑道:“乌素河只派五千兵,即便加上原来的守军,也不过万余。五弟此去,我有些放心不下。”

谭似乎料到他会有此问,道:“乌素河地处险要,毗邻无边沙漠,一旦误入便是九死一生。从雍城发兵,更容易误入沙漠,即便走对方向,也是一片荒原,道路艰险。我料陆正心根本不敢取道乌素河。即便他到达,必然已经损兵折将,溃不成军。”

张忠佯怒道:“呔!大哥好偏心!这不是故意让老五躺着领功吗?五弟年少,经验不足。不如派我去增守,我只要三千!”段五此时心已定了几分,知道张忠是玩笑话,翻出个白眼来:“不说三千,八百我也守得,三哥是看不起老五吗?”谭、张二人见了,都哈哈大笑。

“四弟莫恼,我让五弟去,实在是怕你们的老骨头经不起风沙。”谭令麒这话一出,朱铉也笑了。“何况五弟是本地出身,自然比你们合适些。”众人听了都信服。

谭令麒又让左右把沈千树请上来,送上黄金酬谢,说:“这回锄奸全仰仗沈公子大力襄助。谭某知道沈公子另有营生。这番公子再入札赫,谭某特意准备了好女三十人,沈公子可以量价而沽。”

三十女子歪歪扭扭走上来,衣衫褴褛,泪痕未干,仔细一看却都长得貌美可人。朱铉以外,谭令麒、张忠都发出一阵大笑,连道几声好。段五只觉得心肺都要呕出来——这沈千树原来做的是人口贩子的生意,留他在世上多一日,只怕又要多一人受害。思忖片刻,说:“札赫毕竟路途遥远,既然都是向北,公子不妨先和我同行,路上也好照应。”沈千树不能推辞,只好应允道谢。段五又放心不下湄生,要求带她一同前去。张忠大声道:“哼!行军哪里有带着家眷的道理?你害怕我们吃了她不成?”

谭令麒却笑了:“五弟是有情之人,这倒与我很像。但五弟不仅有情,还十分专情,这点大哥是自愧不如了。有情且专,我怎么能不成全?”段五连声道谢,心里却想道:这回是老天助我报仇!

既然大事商定,众人都散去各自准备,唯有朱铉叫住段五。他拿出一绺盔缨,道:“这是从我所斩的第一名敌将头盔上取下的,你此去艰险,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

段五有些动容,忙伸手接过,心想,待我报仇之后,一定想办法让三哥全身而退。不日,她便收拾停当带湄生与五千兵向乌素河而去。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