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没有实力的反抗,只会挨更多的打!

发表时间: 2021-02-23 15:45

向南时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就是因为钱氏不给七丫吃食,赵五丫去西后山给七丫找野鸡蛋吃,遇到带着小野猪觅食的野猪群。

赵五丫第一次见到这种长着獠牙,速度又快,看起来还很凶猛的野兽,同家猪完全是两码事,所以根本不知道这是野猪,慌不择路掉进了小河里,再出来的时候就是向南时了。

据向南时这两天观察,七丫应该是后天营养不良,造成的发育迟缓,好好补两年,就没什么大问题。五岁之前就比较关键了,所以这两天向南时一直在偷偷给七丫喂野鸡蛋吃。

看见七丫下颚两侧已经显现出来的青紫指印。即使前世经历过一次的向南时,也还是怒气难抑。

向南时前世也是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母亲生了九个女儿,就是想生个儿子,但是没能如愿。

向南时的母亲就用小女儿和其他地方的人家换了个男孩,为了养这个男孩,又送走了另外三个女儿,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向南时恰好是被送走的那三个里的。

向南时被送到的新家,也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只不过是想养一个童养媳,逃跑挨打,反抗挨打,但是不反抗不逃跑,还是要挨打。

被打的次数多了,即使没有上过两年学,有些道理也该明白了。如果没有办法彻底摆脱,反抗只会挨更多的打!

之后向南时再挨打,就没有反抗了,只是小心的躲避,两年后等这家人放松警惕,借着给这家儿子送东西去学校的机会,逃到了很远的城市。

李氏慌慌张张的进了西厢房,看见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七丫,不敢上前去看,压抑着哭声颤抖着声音问向南时:“七、七丫,我的七丫怎么会没了?”

不等向南时回答,李氏通红着眼睛,死死看向钱氏的屋子,往日的怯懦已然被恨意燃烧殆尽。

向南时见状就知道李氏误会了,现在还不是找钱氏拼命的时候,小不忍则乱大谋。

连忙小声安抚道:“娘,已经给七丫催吐过了,东西东西都吐出来了。我去看过奶煮东西的瓦罐了,是西后山的剧草。”

李氏抖着手,往床上躺着的小人跟前探去。剧草喝多了会死人,少喝些会闹肚子,见还有气息,李氏松了了口气。

知道七丫没事后,恢复理智的李氏有些虚脱。

向南时收拾完地面,又把碗都放好。看了外面已经挂到西边屋檐处的太阳,对李氏说:“娘,你现在赶紧去南后山挖野菜,一会二伯他们要从地里回来了。”

李氏走了没多久,向南时就听见院子里传出响动,是原生亲爹赵根生和二伯赵树生回来了。

向南时想到赵根生回来要补觉,好夜里随钱氏去大河村,就抱着七丫去了另一面的床上,七丫往常是由李氏带着和赵根生睡在一张床上,原身赵五丫和两个姐姐睡在另一张床上。

赵根生看见向南时坐在北面的土砖床上,一边躺着那个小傻子,果然揍两次就好了,知道把这个小傻子弄一边去,省的吵到自己睡觉,“吵着老子睡觉,就把你们两个都扔了!”

赵根生说完,躺在床上也没脱衣服就睡下了。

向南时看着对面床上打着鼾声的赵根生,想起到赵家的第一天看见的事情,血气就有些上涌。